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沙漠之心

林翼然空间探奇 2020-09-13 08:04:10

1

漫步阿联酋的主要城市,体验大街小巷的异域风情。各种阿拉伯风格的建筑,总是必不可少的欣赏对象。

阿联酋位于阿拉伯半岛东部,北濒临波斯湾,海岸线长734公里,总面积为83600平方公里,沙漠与海洋接壤。气候属于属热带沙漠气候,夏季炎热干燥,气温可达40~50度。降水量稀少,仅在1、2月间有平均100mm的降水量。

干旱缺水,植被稀缺——漫天黄沙,构成了阿联酋的主要地貌。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的荒凉,一直延伸到目力所及的地平线之外。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风沙的呼啸。终日陪伴着这样的风景,一定很寂寞吧。

无怪乎阿拉伯人民将空旷的空间视为魔鬼出没的场所,多在建筑内部用复杂繁琐的花纹,填满墙面的空白。

迪拜现存最古老的建筑物法希迪城堡,历经酋长住所、宫殿、军火库、监狱,现在被用作博物馆,展示阿拉伯地区的历史和文化。

大部分阿拉伯建筑的特色,是蕴含伊斯兰宗教观和社会观。建筑多为内向型,朝外的部分不设或少开窗户。出人口相对狭小,空间形制都朝内排列。

建筑以这种防御的姿态,在上千年里,抗衡着恶劣的气候,与无边的沙漠倔强相望。

粗粝的墙面,仿佛在诉说着与风沙相伴的漫长岁月。

1833年,当时由马克图姆(Maktoum)家族所领导的共800人的巴尼亚斯部落(Bani Yas tribe),被迫离开了当时相对繁华的阿布扎比,冒险迁移至迪拜,成立了新的王朝。

当时部落在海边建立了法希迪城堡,作为首领家族的居所,也是迪拜这座城市最早雏形的中心。

《古兰经》第六十一章第四节说:

安拉的确喜爱那些在他的道上列队作战的人, 他们好象一扇坚固的墙。

也可见防御和安全需要,在伊斯兰建筑里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同时,建筑还是人与自然关系的精神缩影。除了宫殿,以清真寺为代表的建筑中,中心化大型中庭的设置,轴线对称的建筑群组,都是真主至高无上的体现。多以环形和方形相套呈现的外轮廓,代表了古时阿拉伯人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念。

依据严格的教规,清真寺必须朝向圣地麦加建造。需设召唤教徒所用的尖塔,有方、圆、星形和螺旋形等样式。它的高耸巍峨,表达了无限的宗教感知——“每天从10万个回教寺院的尖塔上颂扬唯一真主的信仰”。

加上细长的阳台、华丽的连环拱廊和表面的彩陶,使英国建筑史家弗格森称它为“世界塔形建筑的最高贵形式。”宣礼塔不仅成为清真寺外部结构的特点,甚至成为一个城市区域的垂直构图中心。

这种高耸的竖向地标,也成为呼应终日呈现在眼前的沙漠地平线的心理需求。竖向与横向的线条对比,除了引发视觉审美的神经快感之外,也成为沙漠子民聚集在宗教高塔之下的精神寄托。

2

伊斯兰建筑艺术的又一代表形式,是宫殿建筑。

阿拔斯王朝时期,第二代哈里发曼苏尔在巴格达建首都。城在底格里斯河西岸,外城为圆形,故又有“团城”之称。

巴格达城分外城、内城和禁城三层,以禁城为圆心,城墙构成三个同心圆。四条大街从中心区伸向城门,形似车轮辐条。禁城内的皇宫金碧辉煌,气势巍峨。据说所有的墙壁门窗都饰以丝帘挂毯,室内陈设极尽华美,令人叹为观止。

古城已无缘得见,今日人世间的奢华,却可借道一窥。

酋长皇宫位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 (Abu Dhab) 的西北的海岸边,斥资30亿美元修建,专为阿拉伯世界的国王和王族居住打造,是迄今为止最为奢华、最昂贵的酒店。

整个酒店内部面积超过24万平米,却仅只有共有394套客房,酒店职员和宾客的比例高达6比1。

装修的奢华程度以及科技设备的投入,已经超过了同样闻名世界的帆船酒店,被称为世界唯一的八星级酒店。

从进入酒店大堂开始,满眼的黄澄澄金灿灿,镀金的天花、柱面以及墙面装饰,地面则是满铺大理石,确实挺闪眼睛。

高大内庭空间的伊斯兰花纹穹顶,奢华程度堪比阿布扎比大清真寺。

就连卫生间里的顶面,面盆边缘和手纸盒,都是一水儿的镀金饰面。配上满贴的大理石,石油金元的豪气扑面而来。

这种满眼金色的环境,似乎也使人联想起包围城市,无边无际的沙漠。

在金黄色的世界里呆久了,来到阳台上透一透气。在酒店的休闲广场远处,是蔚蓝的天空和大海。远处的白色军舰,是酋长买下来改造作为居所的水上豪宅。

有趣的是,根据人类视觉的拮抗原理,在我们的视觉系统内存在着锥细胞和杆细胞。视杆细胞和视锥细胞将光强和颜色信息转变成电信号后,由视神经经外侧膝状体投射到初级视皮层,再经腹侧通路和背侧通路传递到高级脑区。

但杆细胞只在昏暗环境下才产生作用,因此在大部分时间光线充足的环境里,锥细胞才是视觉发生作用的关键细胞。而锥细胞对不同频度的颜色敏感度不同,因而形成了三种“视觉对抗通道”:

  • 红-绿

  • 黄-蓝

  • 黑-白

蓝与黄这两种颜色,其在视觉中的作用相反,具有拮抗作用,表现是当其中一个停止作用时,另一个就激活,两者无法同时激活视觉细胞。

这种天生的遗传法则,似乎与周围视野中的蓝天与沙漠,相映成趣。

也许沙漠子民正是在黄色的沙漠中天长日久,才更加向往无限高远,吸引灵魂的蓝天。

3

沙漠民族,对水源地的渴望与追逐,发自生存本能。因此,水元素在建筑中,也是重要的代表符号之一,成为阿拉伯人的家园象征。

《古兰经》中说道:“伊斯兰的天国是一座美丽的花园,真主许给众敬慎者的天园情形是:诸河流于其中,果实常时不断。幸福的天园里有四条河流。便是水河、乳河、酒河与蜜河”。水,给予阿拉伯人对生命的无限想象。

迪拜购物中心旁边的迪拜古城套房皇宫酒店 Palace Downtown Dubai,与哈利法塔脚下人工湖相连,可以站在客房阳台上直接观赏湖景,以及晚上的焰火表演。

在哈利法塔下热闹的晚上,拾级而上来到酒店区域,将商业区的人潮喧嚣甩在背后。镜子般平滑的水面倒映出四周灯火,让过往的心,平静下来。

虔诚的穆斯林,每天都必须净身沐浴,以洗涤心灵,表示对真主的崇敬。

在这个沙漠之中的城市里,行走在清澈纯净的水边,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利用稀缺感来烘托奢侈华丽的空间场所感,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景观水体的设置,象征了沙漠子民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与追寻。

海因里奇·沃尔夫林 Heinrich Wölfflin(1864,6,21 – 1945,7,19),在《文艺复兴与巴洛克》一书中,将建筑形式视为情感或情绪的表达,成为“人们共同的态度和行动”的反应。

这种文化或集中的“形式力量”,被每个历史时期注入了重要的感觉,和带有感情的风格。

对建筑美的欣赏,根本上是一个外界形式刺激,引发大脑神经活动的心理行为。

这种从形式中感到的愉悦,是无意识的心理原因;但阿联酋各地建筑中,传达出来的这种沙漠地区特有的坚韧意象,使人对这片土地,充满敬意。


在酷烈的海风和干旱中,传承下来的沙漠民族的气质,投射在环境和建筑空间之中。纵使在已经非常现代化的都市里,也能感受到那颗千年的沙漠之心。

有限生命的人类,总是会禁不住幻想所谓的千秋万代。一时的风潮并不重要,百年之后人们能记住的,还是只有在物理和社会空间里,能真正沉淀下来的精神传承。


end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