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Fun丨夏威夷的年度大戏,草裙舞之王带你一起热血沸腾~

悦游CondeNastTraveler 2019-12-12 11:30:15


2018年4月1日到7日是夏威夷最热闹的节日之一,快乐国王节。热爱夏威夷就肯定会热爱草裙舞,而热爱草裙舞则一定要等到每年一度的全夏威夷最负盛名的草裙舞比赛——快乐国王节(Merrie Monarch)。


在夏威夷,如果不看草裙舞,简直就像不去海滩一样匪夷所思:这是夏威夷诸岛关于过去和未来的一个活生生的见证。




震撼的舞蹈


灯光暗了下来,舞台上也安静了。其他从未真正静下来过——像个洞穴般的Edith Kanaka’ole体育场有着拱起的天花板,有咳嗽声回响——你可以感觉到观众们都不出声了;你可以听到他们在调整坐姿,观众席上的椅子发出吱吱的声音。



第一个男人走上了舞台,人群——大概有5000人左右——开始喝彩。荧光棒像萤火虫一样闪耀在整个体育场。台上有20个人,一开始他们的造型都相同:他们的胸口、腿还有胳膊上都上了蜡,他们的头发抹着油,他们的额头、脚踝、手腕还有脖子上都缠绕着用蕨类植物密密编织的草环。



他们全身赤裸,只着一条Malo——这是一种挂在胯部的棉花包,看上去像是一朵纸折的玫瑰。他们站着,手臂前伸,大拇指朝上,又或者是把拳头放在臀部,等待着老师击打Ipu的声音响起。Ipu是一种巨大的干葫芦,所有的草裙舞音乐中都有它发出的有节奏有冲击力的声响。许多草裙舞都是从一问一答开始。老师用夏威夷语唱出第一句:准备好了吗?然后他的队员们大声地回应道:我们准备好了。然后,舞蹈开始。



评判一支草裙舞的优劣,一致性高于一切。舞台上大概会有9位、14位或者21位舞者,排成三排、四排甚至五排,但不管人数多少,你可以肯定的是,数个小时的练习就是为了保证团队步调和姿态一致。不过草裙舞的奇妙之处在于,一个团队的一致性越高,就越能让你注意到个体成员之间的差异:当他们开始舞动起来,你会发现这个舞者是个青少年,那个舞者却已经60多岁了。这个是白人,那个是亚裔。这个又高又胖,那个又矮又瘦。下了舞台,他们可能是医生、机械师、社工以及公务员。在舞台上,他们就是纯粹的舞者。



很快就跳完了。最后还有一个结束动作。舞者保持着最后的姿势。体育馆里掌声雷动。然后这一队走下舞台,另一队登了上去。



不看草裙舞,就像不去海滩一样匪夷所思



热爱夏威夷就肯定会热爱草裙舞,而热爱草裙舞则一定要等到每年一度的全夏威夷最负盛名的草裙舞比赛——快乐国王节(Merrie Monarch)。这个在每年复活节周举办的节日,始于1963年,让希洛(Hilo)这个多雨的前种植园小镇又重新焕发了生机。希洛位于夏威夷7个有人居住的岛屿中最大的大岛(Big Island)的东海岸。



在一年中的这个星期,希洛成为了草裙舞爱好者的中心。有被称为Ha Lau的表演团体,还有随行家属:家人和朋友会在比赛开始的前几天帮忙进行修补、缝纫、做头发、准备食物以及给表演成员加油鼓劲。还有观众——获得一张观看比赛的票是一个复杂和令人沮丧的过程,直到最近才完全能够通过邮件搞定——还有新闻媒体:为期两天的比赛完全是现场直播,会出现各种评论以及带有各种个人偏好,就像我们平时看到的那种体育比赛直播一样。 



快乐国王节一共是有两种风格的竞技:第一种叫做卡希科(kahiko),这是在西方人到达夏威夷之前的古老草裙舞,配上打击乐和吟诵。卡希科舞的服装也是传统风格的:一般来说,男舞者就是一条Malo,而女舞者则是一件被称为Pa’u的宽大棉布裙子,配上一个裹胸的棉上衣。在跳卡希科舞时,舞者们的表情都是端庄肃穆的,并且有相当数量的音乐都是对夏威夷当地崇拜了几千年的众神的颂歌。



‘Auana则是现代草裙舞,也就是我们相对比较熟悉的那种:它是在二战之后夏威夷的旅游业火起来之后发展起来的,热情亲切,是一种纯娱乐的舞蹈。不过几十年来——也是在当地的大力提倡之下——‘Auana草裙舞渐渐脱离了最初的商业气息,成为了草裙舞的主流。那些歌曲——许多都是上世纪50年代标准的那种飞眼、玩笑、挑逗以及浪漫风格——不带有任何沉重的意味,舞者们的脸上也都洋溢着微笑。一晚的比赛全部都是卡希洛舞(男性一组,女性一组),第二晚则是‘Auana舞比赛。不同的服装需要不同的装饰物:成千上万的鲜花用来制成花环,当比赛结束的时候,空气里的花香经久不散。



1600年的历史和传统



当你参与或者观看草裙舞表演的时候,你就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有着1600多年历史的传统中,从第一批波利尼西亚移民乘着悬臂船登上马克萨斯群岛开始,到如今它已经成为了夏威夷诸岛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多年前,由于19世纪的基督教传教士和美国帝国主义者的故意为之,夏威夷的舞蹈、语言还有音乐曾经濒临消亡。



不过直到今天,多亏了几代历史学家、语言学家、社会活动家以及艺术家们的努力,伟大的土著艺术表达仍旧鲜活地保存在草裙舞中,并得以蓬勃发展。如今,你可以在夏威夷任何地方欣赏到草裙舞——无论是卡希科舞还是’Auana舞。如今,你可以从三个收音机频道里收听到夏威夷音乐。如今,你可以生活在这样的一种文化氛围中,人们不会认为男人跳舞会有损男子气概。



在夏威夷,如果不看草裙舞,简直就像不去海滩一样匪夷所思:这是夏威夷诸岛关于过去和未来的一个活生生的见证。它证明了一种文化哪怕濒临灭绝也能枯木逢春。



当然最激动人心的证明就是快乐国王节,这个命名是为了向享乐主义的卡拉卡瓦国王(King David Kalākaua)致敬。他从1874年成为夏威夷的最高统治者,直至1891年去世。夏威夷以外的人知道他的不多。但正是他推翻了前女王在1830年发布的关于草裙舞的禁令。他明白,草裙舞和夏威夷是不可分割的。你观看着草裙舞的时候应该想起他。



夏威夷独特的大地语言


Kumu,也就是编舞老师——一旦被尊为Kumu,个人的名字就不再重要了——就像宗教领袖一样令人敬畏,充满魅力。当他们成为Kumu之前,也是舞者。草裙舞的精神是慷慨大方,而一个优秀的草裙舞舞者必须是谦逊的:舞蹈中的许多姿势都是向他人分享的意味。



他们一边跳着一边唱着,脖子上挂满了来自自己学生和观众们敬献的花环。因为是在跳’Auana舞,所以他们一直保持微笑。在舞蹈过程中,他们看上去姿势一致,但又各有特色。他们会在中间部分休息一下,互相拥抱,向尖叫的人群飞吻。如果乐队选的音乐刚刚好,那么就不仅是kumu熟悉,就连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也都熟悉了。于是这个时候你就能听到仿佛全夏威夷的大合唱。



在快乐国王节开始的几个星期之前,就像所有赛季开始前的运动员一样,大约100位左右的舞者——他们白天还有自己的工作——就要开始练习了,每周大约四到五次。“我停止了冲浪和滑水,这样就不会受伤。”Zane说道。他们的团队在Zane的母亲Nalani Kanaka’ole成为了评委之后就不参加比赛了,但是会在表演环节亮相。Zane说他和他那些跳舞的表兄弟们一样,大部分都不会说流利的夏威夷语,但是他说,通过跳草裙舞,他们说的是“大地的语言”。


国王快乐节购票地址:www.merriemonarch.com


撰文 / Hanya Yanagihara 原文编辑 / 王筱祎 

微信编辑 / 朱彤 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