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如果你抱怨马来西亚沙巴海岛被游客充斥、越玩就越厌越不好玩,那是因为你不会玩

张疯子 2020-08-03 16:50:24


2018“和张疯子去旅行”马来西亚沙巴之旅(下集)⬇️⬇️⬇️

——自驾去婆罗洲最东边,无敌海景,秘密海滩露营,漫天繁星



上一集是关于沙巴市井生活,现在带你领略一番沿海渔民的生活!

这一集我可是特意加了英文字幕(有外国朋友一直抱怨我没有为他们着想



我先从亚庇的海岛游开始讲起。

亚庇周围的海岛游就那么几个。被中国人捧上天的是那啥美人鱼岛。我一次没去过,因为游客太多了。许多游客都是在网上的xx网站/xxAPP报名当地的跳岛一日游,然后一团的人穿着同一种颜色的救生衣在码头等着领队认领。


我们那天到了码头,先自己买了船票——售票大厅的每个窗口是不同的渡船公司,大部分在这里卖票的都是接散客为主的。35块马币,2个岛,来回。(不过另外需要付上岛费20马币,这是2018年1份最新的价格;浮潜器具10马币一套;救生衣带上岸的话要10马币租金)

我们选择了Sapi和Manukan两个岛。原本计划是上午9点出发去Sapi,然后中午12点坐船从Sapi去Manukan。结果10点多才等到船。。。。。。

我有点恼火。这相当于我们在sapi岛的时间缩短了,而我正在计划着sapi岛探险呢。

一到sapi岛,满满的都是人。一眼望去,海滩全被中国和韩国游客占领了。

付了上岛费之后,我和玲急急忙忙去找厕所,实在太憋了,结果女厕所排队都排出屋外了。不管了,找个灌木丛尿。

我们往人少的那边走,看到有一条小道延伸至山坡上。正准备往上走,听见本地人在海边对着我们大喊叫,并且挥手示意我们不要去,我大声的回应道:我要撒尿,厕所太多人,必须要解决。

绕到一间正在建造的民屋后面,迅速解决生理问题。


回到海滩上,经过那群刚才喊过话的本地人,他们正在烧烤,还用着大喇叭播流行音乐,于是和他们扯了一会儿淡。

大约是感觉到他们有些惊讶,他们不太相信我们是中国人,因为中国人都成堆的扎在码头的休息区的帐篷下面,不会走去和本地人扯淡。

一只超大的野生大蜥蜴向我们靠近,我还以为是鳄鱼,吓了一跳。不过它对人类是见怪不怪了,淡定自若的用舌尖在搜寻食物。大概是被烧烤的香味吸引过来的。


我找到了一处人少的树荫,把东西一放,毛巾一铺,脱了外套就和旁边一群马来本地少男少女跳起舞来。其他的小伙伴有的去厕所,有的去换衣服,有的也跑去看蜥蜴了。



我和伙伴们说,我们去岛的另一边吧,那边没人,走不走?

海岛的另一边我曾经去过,记忆中要徒步很久,样子也记得不太清。

实在受不了这条海滩上这么多人,估计去Manukan岛也是这般情况。如果徒步到岛的另外一边,肯定是赶不到12点去Manukan的船了。


经过考虑,决定冒一下险,徒步去没人的海滩。小伙伴们其实都无所谓,主要看我决定。。。。。。刚好碰到同一条船的芬兰夫妇,我和他们说:你等下坐船的时候,请帮我转告船长,我们不去Manukan了。

这对芬兰夫妇脸上明显写着“烦人”两个字,因为游客太多,非常嘈杂,根本没有位置让他们好好享受。后来才知道他们其实也并没有和船长转达我的消息


在岛上徒步的过程中,玲慢慢的展露出了她的本性。。。。。。


出去玩,我谁都不服,就服她


去人少的地方果然是非常正确的决定,一大波美图来袭⬇️⬇️⬇️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我们到达一个绝美的眺望点


我有的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呆在码头那边的休息区什么也不干,和不认识的游客挨肩擦膀,皱着眉头坐在塑胶椅上,既不游泳,也不看书。而真正去探索、去寻找快乐的,少之又少。

在徒步过程中,一个人也没遇到。

听着鸟叫以及彼此的欢呼声,脚踏飞燕的到了岛的另一边。



翻过眺望点之后,下到了另一边的石头海滩。

其实路真的不太好走,大家很出乎我的意料,一路嘻嘻笑笑一点儿抱怨也没有。或许这才是让旅者新奇或者兴奋的事儿吧。尤其是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美景,到了一般人到不了的地方之后。

我们惊喜的发现不远处有一片干净的无人沙滩

走进了才发现,沙滩树荫下,一个老外用背包枕着腰在看书。

我们一群人小心翼翼的绕了过去,选择了远一点的地方休息,怕打扰到他。


特别棒特别安逸的下午。他们有的玩螃蟹,有的去浮潜,我躺在沙滩上小眯了一会。醒来看见大家都在旁边安静的睡着了。

最棒的一天不是去多少景点打卡,朋友圈拿了多少个赞。

而是什么也不干,但也不觉得慌,只心平气和的享受着内心的小确幸,这一刻,就是幸福的。



我们的自驾之旅是从后一天开始的。


去程一览


回程一览


Kokol's Heaven Resort


途径Kokol Hills,村子坐落在离亚庇半小时车程的山上,景色无怡,可以眺望到整个亚庇的全景。

当时天色有点儿阴沉,下着淅沥小雨。

下山的时候,刹车片冒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我有点儿担心,刚好一位华人开的修车厂就在旁边,叫了大叔过来检查,他说引擎没什么事儿的话就没问题,刹车片凉一会儿,再开车。

我给David打电话(车是在他那租的),告诉他情况,他说正常。。。。。。表示如果我想要换刹车片的话就换,回去钱都可以报销。


途中我们还经过一座大桥,应该是几年前来过的,凭着记忆拍了一张类似的照片。



桥应该是经过翻新了。

当时洪水泛滥,平时车是可以从桥下面的过河道路穿越的,但是现在全部被淹没了。


我为什么要做这个表情。。。。。。真是匪夷所思



走到桥的另一边,发现了村里的集市——榴莲、菠萝、红毛丹吃的好不痛快。


第一天自驾的目的地是Kundasang,打算住我朋友Suai的民宿。

还未抵达Kundasang,天已经黑了。Kundasang的山路非常蜿蜒曲折,开不快,我们的坐骑提速不快,刹车不灵敏,在这样的山路上,简直开到我怀疑人生。

随着海拔越高,雾越多。不夸张的说,天黑了之后的能见度只有3-5米。我们开20-30码。

Kundasang最出名的是神山(东南亚最高的山),许多人漂洋过海慕名而来,就是为了征服它。要想登顶,不仅价格贵(几天下来得八九千),而且对体能也是极大的考验,2-3天的登山之旅,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尝试的。不过待你站于云海之上时,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没有去神山。


Suai接到我们的时候,刚好一起吃晚饭,他也是半个华人,普通话讲得还不赖。由于镇子上很多店都关了,他带我们去到一家本地的鸡店吃鸡。


半夜扬帆又发烧(刚到亚庇就感冒了),我和Suai开车载着他去Runau镇上的公立医院,本地人看病1马币, 外国人看病100马币。这个价格包括了挂号、看诊及药费。

本来打算大伙儿一块儿坐在院子里一边喝酒一边玩桌游,但是等我们回到住的地方,其他人都已经睡下了。凌晨了。


清晨我起来的时候看见整个世界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Suai的民宿落座在Kundasang的半山腰间,夏天很多人来此村庄避暑。他的民宿从去年才刚开始建造,客人不多,许多事情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这次看到的民宿比去年的完整很多。

我后来才知道,比我起得早的小伙伴早就跟着Suai去吃早餐了。


Suai的家门口


Suai的家门口,前院


Suai也是一位喜欢旅行的哥们儿,他目前正在全心打造着他的民宿,前院的花花草草全是他自己种的。后院还有数不清的盆栽。他和我讲他最近正打算种一片向日葵,在后院的山坡上,然后要开辟一条徒步休闲的小道。

还有个故事。Suai是很能玩的人,我怎么也想不到他在几个月前结婚了,这个消息也没见他发任何动态。我从Greg那边知道的,Greg叫我自己去问Suai详细情况。

原来是奉子成婚,但是他和他老婆其实是假结婚吧。有了孩子,先以孩子为重,把孩子一切安置好了,就离婚。他说:其实没想到这事儿会发生,但是上天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我女儿,还是非常开心的,做了爸爸之后自己改变了好多。

女方也是开放的人,知道两个人之间没什么感情,同意过短时间就离婚。

我问Suai,那你们的爸妈知道这个事儿吗,到时候离婚的时候怎么和他们交代?Suai笑了笑,说:哎,他们是很难搞定的,不过我会想尽方法尽量好的去解决事情吧。


Suai的民宿就在去著名的奶牛场的路上,地理位置非常好,估计以后生意也会非常好。等我之后哪天有冲动了,可以在他的民宿里住上几个星期,什么也不干,就喝茶看书。


奶牛场,喝新鲜牛奶

阴天,依旧云雾缭绕


下山之后刹车片又冒烟啦啦啦啦啦!!!停在路边。(白色那辆)


Kundasang的村子景色真美。


接着,我们驶向了婆罗洲的最东边——Tip of Borneo(灯火楼),这是纪念当年在防卫海岛斗争中英勇牺牲的战士们的标志景点。这景点不怎么热门,来的人最多就是在大圆柱那里拍照留影。


Tip of Borneo(灯火楼)


我们一行人并没有住在这景点附近,我带着大家去我的朋友Roby的私人海滩露营。


再次回到Roby的海滩,他的孩子们热情又害羞的欢迎我们。

Roby正在帮我们搭着帐篷,我下车走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他问我:怎么样,你好吗?

我这次带的5个小伙伴,都是第一次露营,每次带朋友来这片秘密海滩露营,都非常激动。我想让我的朋友知道,有这么一片地儿,善良的人,纯净的海滩,你会忘掉烦恼,远离社交媒体。

Roby的孩子们长大了些,笑容依旧淳朴。没过多久,大家就全部熟络了起来。我帮朋友们翻译菜单,大伙儿一人点了份炒粉。Roby拿着竹竿在屋子后面勾下几只大椰子给我们喝。

我是非常想念这片海滩的。我可以一下午无所事事躺在吊床上看书,也可以在黄昏时刻和孩子们一边开玩笑一边喝一大只椰子。




和我们一起在这里露营的,还有两位英国的哥们和一对忘了哪个国家的夫妻。

英国哥们儿正在玩着扑克——大老二,这是来自中国的卡牌游戏,后来我发现,在文化传流的过程中许多规矩被老外朋友们误的误解,错的错记,我们的玩法已经被他们完全简化了。


晚上我们升起了篝火,每个人小酌一瓶啤酒,聊着不痛不痒的话题。

海边风很大,一部分人先入了帐篷。

老母狗踱步过来躺在身后,和三年前相比,她老了太多,毛发脱落,皮肤生病。我没料到今年还能再见她。


Roby的亲戚Jeol也来了,他带着一些本地朋友来给我认识,其中一位在这个穆斯林国家做的猪肉生意的华人朋友特别能聊,他第二天还送了猪肉给我们吃。

Jeol也在海滩上搭起了帐篷,准备住两天。听说我回来,特别高兴。


第二天早上,被一位英国哥们叫醒,他问我有没有看见木棚那边一个正在充电的黑色手机。我从帐篷里伸了个头出去说没有,但是他很着急的又问我能不能让我问一下我的朋友们,因为他现在就要离开了,但是他的手机找不到了。


他最终还是没找到他的手机。Roby和我讲或许他手机放在自己的行李里没找到吧,经常有背包客这样的,回去发现原来是自己搞错了。


下午,Jeol跟着我们一群人到处走到处逛。

当然,第一个要打卡的肯定是灯火楼了。那天天气不错,我们不走寻常路,爬下了眺望台,在石头上蹦蹦跳跳,把整个婆罗洲的最东角给绕了一绕。

下面一大波美照来袭:


看清楚这张图中间是什么了吗???⬆️⬆️⬆️



是她!就是她!

出去玩,我谁都不服,只服她。


一大批围观群众。。。。。。


玲总是在你一句话还没讲完就飞奔到了另一个你触不可及的世界。

真的说实话,在外旅行这么久,各国的女生,各肤色的女生,她是我见过最牛B的,一个让我赞叹不如的妞儿。


我正在挣扎着过峭壁的时候,玲已经站在顶端凝望着众生


这块石头我怎么爬也爬不上去,玲跳下来手把手的教我,总结原因:我TM手脚太短啊。


终于琢磨着爬上去了。。。。。。


真的,出门玩儿,我谁都不服,就服她


胜利者的微笑


真的,出门玩儿,我谁都不服,就服她


真的,出门玩儿,我谁都不服,就服她。。。。。。


迈过山丘 淌过海水


天然SPA的感觉


Jeol大叔一路上都在赞叹我们:哇,你们真的很强,不是一般的中国人。我带过外国人徒步,他们都爬不上来。


Jeol带着我们去了他亲戚住的村子,原生态的部落,一点儿不跟商业/旅游沾边。

每一帧都如画般美好。


红衣裳的是一位叫Jessica的小姐姐


遇到的每一位村民都笑容满面。

我们走过了大大小小的桥,最后到了红树林区域。像这种淡咸水相交汇的地方,是红树林最常形成的地方。张牙舞爪的根部让第一次见红树林的小伙伴很惊喜。

村子里只有一家超市,我们在那喝起了椰子,椰子喝完了想吃椰肉,砍半天砍不开(具体请看视频)。

回程又路过超市,还让老板泡了几包Maggi泡面(这泡面在马来西亚就相当于在中国的康师傅),味道超棒。


我专心致志的坐在超市门口吃椰肉


在一家村民木屋的门口


原来浪才是最会“装逼”的大神



回到Roby家的海滩,已经是傍晚。大家在简陋的冲浴间里洗漱完毕后,出来围着木桌坐着,聊的聊天,逗猫的逗猫,吃的吃炒粉。


然后有四个人决定去古达镇上溜一溜——我、浪、碧云、玲,扬帆当时身体还是没什么劲儿,感冒没好,大萍留下来照顾他。

准备动身的时候,Roby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跟我说:Aggie,把所有贵重东西放到车里锁上,有小偷。

我有点惊讶的问到:你怎么这么肯定,今天早上不是还说英国人的手机可能是他放在行李里自己没找到呢。

他回应道:因为我知道谁是小偷了。我立马问是不是Jeol昨晚上带过来的那些本地朋友里的,Roby说:是Jeol。

我不相信,说:怎么可能,我认识他好久了呢。。。。。。

没等我说完,他就打断我:Aggie,我今天偷偷在他的帐篷里找到了英国人丢失的手机。这里之前也丢过东西,而且他都在场,我起了疑心,今天偷偷去他的帐篷里试着找了一下丢失的手机,真的找到了。

我长大了嘴巴:我的天。。。。。。


夜车开了大约40分钟,抵达古达镇上,不像亚庇那么繁华。

镇上很安静,门店关的早,我直接去了海滨那一块儿,记得是有一些宵夜摊子的。

由于不是周末,印象中古达镇最繁华的市集也不见了,只有几家露天卡拉OK和两三家宵夜店开着。点了杯拉茶,玩起了手机——终于有信号了!!!

冷不丁的还来了两首卡拉OK,2马币一首。


回程的路上,天空的繁星异常明晰,我们停靠在路边拍了一会儿照。

那种美妙,即便现在只是想想也觉得好幸福。


拍摄工具太渣,不然可以拍到银河


早晨醒来,透过帐篷看见天边一抹蔚蓝,实在愉快。

点了一些早餐,慢悠悠的吃,玲又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浪在沙滩上找螃蟹;碧云喝一只新鲜大椰子一边挑选着手机里的照片;大萍和扬帆坐在远处的长椅上看海。

不想离开。


一窝刚出生的小狗崽子们


临别前,我叫上Roby和我们一起拍个照,他说可以不可以等一下,因为他的老婆正在接孩子们回来吃午饭呢。

当然可以。

那天早上,我都没有和Jeol说话,因为知道了真想的我实在没有办法装木作样的继续和他交谈。


咱们六

@Serect Camping Plcace & Cafe


和Roby一家合影


2018“和张疯子去旅行”马来西亚沙巴之旅(下集),就写到这儿啦。

阅读上集请点击这儿








张疯子 AGGIE  ZHANG

不正经旅行家—环球背包客/偶尔沙发客/不定时撰稿人/线路策划师


不写旅行攻略

不靠颜值出列

不喜平庸,便活于路上

不甘孤独,则话于笔下




不好意思!!!!图片放错了

这个才是正确的(中了玲的毒)

⬇️⬇️⬇️




张疯子 AGGIE  ZHANG

不正经旅行家—环球背包客/偶尔沙发客/不定时撰稿人/线路策划师

微信公众号:张疯子 / nutseggs

微博:张疯子Aggie

不写旅行攻略

不靠颜值出列

不喜平庸,便活于路上

不甘孤独,则话于笔下





你可能还会想要阅读
我的其他文章


点击相应文章图片即可阅读



点击相应文章图片即可阅读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