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群友来自灵异界-4

郭子音 2019-11-27 09:32:49

2014年,我跟着一个车队自驾游,在合肥落脚时住一家宾馆里。当时车队里的另一个女孩子家就住安徽,她临时回家了,我就一个人住宾馆里。

夜里,半睡半醒的迷糊间,我就看到对面床上坐着一个黑影,漆黑的黑影!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害怕。那个黑影看着像个男人,说是像是因视觉上那真是个黑影,五官和身上的衣饰等物,完全看不清,只看得出肩很宽身材很高大很端正,是个男人的轮廓。他双脚踩地,双腿搭在床边那样坐着。按理说,这样一个黑影,我应该完全看不到他的微动作和微表情。然而,我却分明像看见一样觉得他双手拄着膝盖,神情专注地看着我,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浑身上下带着一股悲伤和绝望的气息那样的悲伤和绝望,让我情不自禁地难过起来,我差点哭出来的时候,突然叹了口气。

——!

这声叹息如此清晰,就像在耳边响着一样,我猛地惊醒了,马上翻身而起,伸手按下了灯开关,并马上向对面床上看去。

等眼睛适应了室内的光线时,发现对面床沿上,并没有人,也没有黑影,灯光大亮的室内,除了我,并没别人。那声叹息的余音还在耳中,可除了我心脏猛烈跳动的砰砰声,室内也没有别的声音。

但是,我一点也不怀疑刚才的黑影和叹息是我的幻觉。那实在太真实,太真实了。我不敢再睡了,开着灯良久,直到确认没有任何危险,才又接着睡了。

再次梦到那个黑影是在半个月后。

当时我们是在浙江湖州,整队人住在一个五星级酒店里,同住的还有那个安徽的女主持人。有一天晚上,我跟主持人女孩聊了大半夜,才轻松睡去。似乎刚睡着,我就开始做梦。我梦到我在床上睡觉,窗外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喊:救命!救我啊!

梦中,我从床上爬起来,还意识到我是在酒店里。窗外的人喊得急切。我忙跑出门,似乎眨眼间,我就到了酒店外面,心里还奇怪,我是住在高层,怎么没坐电梯就出来了?

喊救命的声音还在,我边走边看,并没看到人,而是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在飞速向我靠近身后的酒店也不早已不见。

我忽然意识到声音是从天传来的。我抬头看,就见天际边一个黑影跑过来。

梦里我知道那个黑影就是在安徽合肥梦到的那个男人。男人显得仓惶恐怖,拼命向我跑来。黑影的身后,云层里有个巨大的东西在追他。即是远远地看着,那个东西也显得太巨大,大山都被它显得像个小土堆。东西的整体看不清,但从云层中透出的轮廓看,似乎身躯是横着的,四肢着地飞快地跑动着

黑影男闪电般向我射来,他身后快速翻卷的云层也紧跟着其后。忽然,一只灰白色(或者银灰色,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颜色)巨大的东西从云层中伸出,那东西表面盖着短而卷的毛,又宽又大,有多个趾,每个趾尖上都伸出钩子一样的利尖,那分明是某种动物的爪子。这巨从云层中伸出,一爪将黑影男拍到在山尖上(梦醒后我想到这个情景,才意识到黑影也挺巨大,只是跟那个巨兽比,显得小了)。

巨爪将黑影男按在山尖上,黑影男还在低声叫着救命,我来不及发出一点声音,震惊地看着云层翻卷间,一个动物隐隐约约地露出一个模糊的轮廓。这动物太巨大,头顶天,爪踏地的感觉,接着一个灰白色的圆圆的巨头从高空中的云雾探出来,头上似乎有角(被云雾遮挡看不清晰,像一根)可以清楚地看到头上长着同身体一样颜色的卷卷的毛发。双眼突出,又圆又大,鼻短而宽,嘴又宽又阔,长满獠牙,分明是一只异兽。

异兽张开大嘴,一口将黑影叨起,再一口,整个黑影男就被吞进那张巨口里去了,在吞的时候,黑影男的微弱求救声还从异兽的喉咙里传出来。

叙述这个过程很慢,实际上,这一切不过是间就结束了。我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更别说救黑影男了。奇怪的是,我内心知道这个黑影男跟我有着我就不表的联系,但他被吞,我既然毫无情感波动,我也没有害怕。但这场面太惊人,我只想快点离开。

转身想走,不想一转身,却看到一个男子挡在我面前。

我先是注意到男子的脸。这张脸,像大理石雕成,我是说,五官很立体,脸上的皮肤和头上短短的卷发,都是同异兽一样的灰白色,眼睛却是亮金色,中间立着稍深些的竖瞳。他穿着T恤和牛仔裤,结实的肌肉把衣服撑得满满的;露在衣服外的皮肤也一样是灰白色。除了肤色和眼睛,他的手脚形状身材比例和身高,跟普通男子一样。

我本能地知道他就是那个巨大的异兽,是刚刚吞掉了黑影男的那个我从来未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异兽。奇怪的是,我并不害怕,本能地知道他不会伤害我,但第一次看到这奇异的形象,我的心也跳得很快。我想问他拦住我干什么,但因为太过惊讶,我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就呆呆地看着他。

奇异的男子只是挡在我身前,怕吓到我一样,并没做多余的动作,他很平和地说:“你明天中午会离开这里,如果你愿意带我走,就告诉我一声。”说完,我就醒了。

可是我非常懵,有点搞不清身在何处。转头看,发现还躺在酒店的床上,窗外的天空已经发白,天快亮了。对面床上,美女主持人睡得正香。我这才确定原来我做了一个梦。然而我的心脏还像梦中那样跳得飞快,就像我真的刚从一个离奇的地方跑回来一样。

这个梦太清晰太过真实,以至于美女主持起床的时候,我匆忙就问她昨晚上是否听到声音?是否看到什么奇怪的事?她说没有。那天中午我们并没离开,我有些失望地松了口气,想梦就是梦,再真实也是梦,怎么能当真?

第二天照样工作。快中午时,领队实然接到电话,通知我们去江苏,而且马上就走。

搬行李上车时,我忽然意识到,这它喵的不就是梦里银白色金眼帅哥说的“明天中午”嘛!因为我梦醒的时候天都快亮了!想到这个,我就想着那个奇异的帅哥,玩笑地心里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是谁,你要真有灵并且愿意跟我走,就跟我走吧。

这个梦怪异之处在于,我们出发的时间和梦里那个怪异的帅哥预言的时间正好吻合。而且这位肤色灰白,金眼睛竖瞳的帅哥后来还时时出现在我梦里,每次出现,我都想跟他勾通,一次还问过他叫什么,但每次他都不理我,高冷地侧对我,正脸都不给我一个。

最近一次梦到梦里的情节在现实中实现是2017年

2017年11月,我和闺蜜叶子海南度假,我们租了一个五楼的房间。我在刚到海南的时候,走到大街上,每走一步一下,我保证我的腿脚一点毛病没有,还穿着平底软鞋,大马路上也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可就是绊,虽然没摔着,但每次都一个大趔趄,简直没法走路。真是奇了怪了。

叶子笑话我说:“海南的神灵不欢迎你,你这么个大神跑海南来,也不打声招呼,人家是提醒你呢。”这纯是开玩笑。说说笑笑地回去了,是一路走一路绊。

当天晚上,我坐在客厅看手机,叶子在卫生间洗澡,忽听叶子在卫生间里答应一声:唉!接着她拉开卫生间的门伸出头来问:“郭郭,你叫我干什么?”

我说我没叫你啊,我正在看手机呢,你听错了。叶子却说没听错,就是我在叫她“叶子,叶子!”的很大声,很急切,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我说没有叫她,还说她耳朵发炎都被堵上了,我在她旁边大声说话她都听不见,何况离这么远,还有水声,一定是她幻听了。叶子很怀疑,但耳朵听不见是事实,就满腹狐疑地接着洗去了。

她洗完,我去洗的时候,正淋着水,我就听到耳边传来叶子的声音:“郭郭!郭郭!”

声音急切,好像有什么事似的。我忙答应一声,还问:“什么事?”但叶子并没回答我,我忙拉开门叫:“叶子,你叫我什么事?”大声地叫了两声,叶子才从卧室里走出来,说:“来了!来了!”

看着叶子匆匆走来的样子,我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劲了。看叶子来时的样子,她一定一直在卧室里,我大声地叫了两声,她才出来。从所用的时间上看,她应该是一直躺在床上,而刚才叫我那个声音,很清晰,像在耳边叫着一样。她就算在卫间门口叫我两声后,再跑回卧室,听到我叫她,再跑回来,这个时间也不够,何况,她腰间盘脱出很厉害,走都走不快,更别说跑了。

“你一直在卧室里?”我沉思着问。叶子说:“是啊。在床上躺着看手机来的。听到你叫我,我才出来的。你忘拿什么东西了吗?”

那叫我的人肯定不是叶子了。但叶子胆小,我决定还是别告诉她这事异常,就说没啥事,刚才想起一个笑话想讲给她听,结果现在忘了。

关上卫生间的门,我就想这说不定是什么东西在跟我们恶做剧呢。本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我在心里说:“不管你是什么,我们的到来可能打扰到你了。但是很抱歉,我们住进来就不打算搬走,要么我们相安无事,要么你搬走。我很客气地在跟你商量,就别再恶作剧了。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商量起到了作用,自此我走路也不绊了,也再也没听到别的声音。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