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美国游记|夏威夷大岛(上)

风在迥途 2019-05-14 14:16:38

前些天陪小孩看迪斯尼動畫《MOANA》,影片的場景設置是以夏威夷海島風光為藍本,勾起我2015年底去夏威夷大島探路的記憶,那次旅行時間很短,但是印象深刻。


夏威夷地處太平洋中心,是以檀香山(Honolulu)所在的瓦胡島(Oahu)為中心的一組群島,其中最南端的夏威夷島(Hawaii)面積最大,又稱大島(Big Island)。



題外話:夏威夷地處浩瀚大平洋的腹地,距離最近的大陸也要4000公里。夏威夷-復活節島-新西蘭之間巨大三角型區域被稱為波里尼西亞,意為“多島世界”,這些海島上人類居住的歷史可以上溯3000年前。考古學家、語言學家、人類學家推測波里尼西亞人的祖先源自中國福建沿海和台灣,5200年前開始遷入東南亞,大約用了1000年遷往菲律賓、印尼、斐濟方向,再用了1000年進入波里尼西亞地區。令人詫異的是,3000千年前的人類是出於什麼目的遠涉重洋去到這些孤懸天外的小島之上?波里尼西亞大三角的每兩個頂點之間都至少相隔8000公里,遠古先民又是憑藉什麼樣的工具和技術在如此廣袤無垠的大海上縱橫穿梭、往來馳騁?這些依然是未解之謎,也是電影《MOANA》靈感的來源。



上午在LA登機,飛行六小時到檀香山(Honolulu)。下午逛逛歪雞雞(Wakiki)海灘,傍晚正好趕上盛大的感恩節遊行,各島都派來了表演隊,以中學軍樂隊、啦啦隊居多,還有土著、軍人、警察的隊伍,夏威夷小姐、二戰老兵也位列其中,敲鑼打鼓很是熱鬧。


檀香山是旅遊勝地,歪雞雞海邊酒店林立



遊行的視頻


當晚在夏威夷大學旁的青旅將就一宿,準備次日“跳島”。輾轉夏威夷各島間主要依靠飛機,形象的說法就是從一個島跳到另一個島。



火奴魯魯好像就這麼一家青旅


天不亮就離了旅館,等來約好的計程車,司機是位越南華僑,會講一點簡單中文。夏威夷共一百四十萬人口,火奴魯魯所在的瓦胡島就佔了九十多萬,大島和茂宜島(Maui)各有十幾萬,總人口中亞裔佔比最多。


小巷的盡頭就是青旅

搭乘夏威夷航空的班機


俯瞰檀香山,左側是歪雞雞岸邊的酒店群,機翼下方環形高地是鑽石頭(Diamond Head)州立公園,一座死火山



夏威夷島嶼其實都是海底的火山不斷長高後露出海面的山頂部分。大島的莫納克亞山(Mauna Kea)海拔最高,有四千多米。若是從海底的山腳算起,莫納克亞更是世界第一高山,比珠穆朗瑪峰還要高出近兩千米。



大岛被厚厚的云层笼罩,飛機穿過烏雲降落在島東邊的希洛(Hilo)機場。租車公司就在機場門口,小車火奴魯魯一天要上百刀,這裡才幾十塊,而且非常新。



進入探島的主題,我的想法是第一天環島,次日上山。


島上手機信號時斷時續,行車主要參考一份機場拿的免費導覽圖,反正是探路,沒有什麼明確計劃,有個大致方向就行了。




出了希洛一路向南,準備先到島的東南端看看。開著開著雨就停了,白雲裡露出湛藍的天空。路上撿了兩個搭車的年輕人,是本地人,我就問有什麼好玩的地方,這倆直接就把我領到他們村了。下車逛逛,村口是個小小的農貿市場,裡面有小吃排檔和酒吧,於是在那裡解決早餐,再買兩個蕃茄當水果。


像英國旗的是夏威夷州旗

村子裡公廁挺好看,有海洋主題的壁畫


出村向南是一大片烏黑發亮的坡地,走近細看,全是冷卻後的火山熔岩,當初熔岩流淌的痕跡歷歷在目。當地人告訴我,據此不遠就是世界著名的活火山基拉維厄(Kilauea),這片熔岩地是她八六年大噴發時所遺留。




這一大片黑乎乎的地方本來寸草不生,經過三十年的風化,岩石裂開的縫隙裡開始綻出點點新綠,再過上幾百年這裡又將植被茂盛、草木濃密,不禁讓人感嘆生命的生生不息。



繼續向南跨過這片熔岩區到達海邊,岸邊的岩石已經碎裂成小塊,在經年累月的海浪沖磨下變成多孔的卵石,堅硬但質輕。



站在高處眺望,西邊是更廣大的熔岩區,屬於夏威夷火山公園的一部分,據說下面埋著從前的市鎮。



曾經的海岸公路已經被熔岩沖毀,變成一條斷頭路。大島上有兩座活火山,每隔三年五載就會活動活動,熔岩沿山坡緩緩流下投入大海,不但不危險還可以各種近距離觀看,每次噴發都會引來大量遊客觀看這水火交融的世界奇觀。和埋葬龐貝城的維蘇威火山相比,夏威夷的火山太溫柔了。



回到環島的大路,在另一座活火山冒納羅亞(Mauna Loa)寬闊的肩膀上向西南方行進。剛剛還是朗朗的晴空,一會兒又密佈烏雲,山巒起伏,天光變幻,在這海島上行車頗有遠離凡塵之感。



在南岸一個稱作黑沙灘(Black Sand Beach)的地方稍作停留,啃啃西紅柿。從岸邊裸露的黑岩看,應該是正北面冒納羅亞火山曾經的入海口,如今這片區域早已被鬱鬱蔥蔥的植被覆蓋。岸邊風很大,烏黑的火山岩在浪濤拍打中隆隆作響,日復一日慢慢細碎成黑色沙灘,一片片不知名的植物在黑色背景襯托中顯得格外油亮。



過了黑沙灘繼續向西,看到有小路插往島的最南端,地圖上標記那裡有一片綠沙灘,於是離開環線向南扎下去探個究竟。


往前開了一陣子,遠遠看到岸邊有人聚集,走過去才發現這岸竟然是臨海的斷崖。一幫人在這裡玩懸崖跳水,中間還頗有幾個比基尼美女。新手膽小,站在崖邊探頭探腦,不停深呼吸反覆下決心。老手膽大,還要爬上懸崖邊一個木架子增加高度。更膽大的,在旁邊的地面上還有一個通海的大洞,直接跳進去。


我還是有一點點冒險精神的,這麼刺激的活動很想嘗試嘗試,但考慮此行獨自一人,萬一出點狀況不好收場,猶豫一番還是放棄了,頗為遺憾,希望以後有機會彌補。



跳崖的視頻


看了半天熱鬧,忽然想起還沒有找到所謂綠沙灘。至此柏油路已是盡頭,沿著坑坑窪窪的土路繼續向前搜寻,不久遇到一片樹林,邊上停了幾輛破舊的大吉普。土路穿過樹林折往海邊,正要開車轉進去,被一小哥喊住。小哥说此路正是去綠沙灘必經之途,但是路窄坑深,小車過不去的,徒步單程需要一小時,不如搭乘他們的吉普,只需十幾分鐘。問了下車費,每人十幾刀,於是就換乘他們家的吉普,不過要等一等,湊滿一車人才走。


司機兼導遊是拉客小哥的大哥Aku,一個膀大腰圓紅臉膛有土著血統的大漢,他小妹也在,帮着招揽生意。Aku非常健谈,可惜我英文不濟無法暢聊,他們请我喝啤酒,我就给他们发中国烟。过了好久才等到几个遊客過来凑成一车,Aku发动他那台破舊的老豐田,嘬著啤酒轰隆隆上路了,中間用改锥代替的檔桿被癲掉了好幾次。



越野視頻


Aku故意把車子開得七歪八扭製造氣氛,引車上幾個鬼妹尖叫,一番越野之後停在一處高坡之上。坡下深深的海灣裡果然有一小片海苔般的沙灘,周圍岩壁也是海苔顏色。



回程中Aku又帶我們到海邊一處他所謂的“私密”地點,那裡的沙子看上去更綠。撿起一塊石頭,可以看到黑色裡面雜了很多綠色晶粒,綠海灘的綠砂應是源於此物。大浪淘沙,去蕪存菁,造化真是神奇。



拍一拍手,不帶走一粒綠沙。從綠沙灘出來,天色已近黃昏,單車急趨,穿過寬闊的草原,不覺間已經轉到大島西岸。



西線一路沒發現什麼能引起興趣的景致,金紅色的夕陽漸漸從左邊的窗口照進來,路上車燈開始閃爍,很快就天黑了。在庫克船長村(Captain Cook)附近遇到一間便利店,弄了些炸雞腿之類的簡單食物果腹。這裡手機信號不錯,邊啃雞腿邊Google一番。天黑繼續環島毫無意義,又不想走回頭路,只有橫穿大島回希洛過夜。諮詢了一下店員,確認選擇的道路通行無阻後,抹抹嘴提溜兩瓶星巴克上路。


離開環線切進190號高速,再轉入莫納克亞和冒那羅亞兩座大火山間東西向的馬鞍公路(Saddle Rd),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關了車燈肯定伸手不見五指。路況不熟,老實按照限速行進,還好遇到一輛開得飛快的本地皮卡,於是追上去狠狠咬住,緊跟了兩個多小時,在一片雨幕中回到希洛。


跟著導航找到之前預定的旅館,辦完入住已近十一點。房間還不錯,算得上寬敞衛生,只是外面一片呱呱的蛙聲。出陽台看看,下面隱約有個池塘,青蛙們正在大合唱,怪不得床頭專門預備了隔音的耳塞。蛙聲我是不在乎的,一天下來甚是困倦,正好助眠。



來聽聽蛙聲


美美睡了一覺,醒時已近中午。復從陽台望出,昨夜的蛙塘竟然還是不錯的景致,小橋流水,怪不得養了那麼多青蛙。旅馆建築有點老舊了,不過地理位置不錯,就在海灣邊上。還有漂亮的泳池,陽光裡幾個孩子正在戲水,坐在泳池邊可以飽覽希洛灣的美景。


細想真是巧了,這個旅館叫Uncle Billys Hilo Bay,前日去的那个小市场叫做Uncle's Awa Bar and Farmers Market,看來這島上他叔家的物業還不少哇。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