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悦行 | 夏威夷,天堂之旅 ——大岛

悦行 2020-09-14 12:10:53




在夏威夷大岛冷酷到底的焦黑土地上,太平洋温柔的海浪拥抱着持续喷发的火山熔岩,火山渣锥映衬着茂密的热带雨林与荒漠草原。



 

火山女神之家


成立于1916年的“大岛火山国家公园”是夏威夷火山观光集大成之作,1987年入选世界遗产名录。这里是火山女神PELE的家,她自从在基拉韦厄(Kilauea)山口玩了把火之后便爱上了这片土地,不再离开。



火山公园内设有11 英里长的公路环绕着火山口的外缘,我们选择从游客中心向南往海岸方向前进。此番拜访PELE的地盘,希望没有打扰她。目光所及,漆黑的大地贫瘠荒芜,迥异的地质构造带给我刹那间的颤栗。我仿佛踏上了一个陌生的星球,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徒步穿过茂密的蕨类植物小型热带雨林,我们进入瑟斯顿熔岩隧道(Thurston LavaTube)。洞穴九曲回肠,粗糙冰冷的岩壁在桔色灯光下仿佛闪耀着火焰般的光芒。我不禁想象500年前的那场火山喷发,涌出的岩浆表层冷却坚硬,内层却仍在炽热地流淌,滚滚岩浆途经之处便打通了这条奇幻的熔岩隧道。



再次启程。我不知脚下坚硬的熔岩下是否仍酝酿着滚烫的岩浆,但表面因岩浆流过而形成的沟壑纹理竟如此层次分明,线条清晰。裂缝里倔强生长的羊齿样的绿色蕨类植物,为这“末世”之景带来了勃勃生机。远方,火山土壤滋养的热带雨林郁郁葱葱,与地表荒芜形成的极端反差,带给我的震撼难以言说。



海岸悬崖下方的海拱(Holei SeaArch),在海浪的撞击下迸发出碎雪般的浪花与强大的吼声。这里曾经上演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桥段。1000摄氏度的熔岩犹如一把利斧,凿开了岩石内心最柔弱的部分,此后日复一日的海浪冲击和海水侵蚀,终于形成了这座鬼斧神工的海拱。



从早上一进公园,就看到告示提醒游客注意因二氧化硫等物质超标造成的空气污染,但我认为小题大做,因为我没发觉任何异样或感觉不适,直到我们沿着木地板小径来到“硫磺坡(Sulphur Banks)”。我猜想这里储藏的硫磺一定成色十足,滚滚浓烟令我禁不住掩鼻屏息。岩石与荒草被经年累月的硫磺蒸汽熏烤成了焦黄色,好似刚刚经历了火灾的原始丛林。“尽管硫磺的味道很浓,但比起罪犯给人的厌恶感,还是可以忍受的。”马克·吐温对大岛火山区的评价,于我心有戚戚焉。



傍晚,在等待欣赏火山喷发的空当,我们来到火山博物馆。火山女神PELE的巨幅定妆照颇为抢镜。她头戴夏威夷花环,乌黑浓密的长发犹如火山熔岩奔腾倾泻,双目炯炯闪烁着金色的火焰。据传这位女汉子虽有气吞山河霸气侧漏之豪迈,但却在与海神妹妹海伊爱卡争夺情人时败下阵来。羡慕嫉妒恨在心头的强烈淤积终于化为炽热的火焰,在大岛肆意喷发……展厅内的地震监测仪时时监控公园内地震的频次,好像在测量火山女神的心跳。



我在展示的小玻璃盒里发现了一团金色丝线,原来这是熔浆流经蕨类树木,在其树干底部形成的柔滑“丝线”。19世纪末这“丝线”被用作床垫填充物,直到人们发现它最终会变为粉末时才终止。不过幽默的美国管理员注解曰“此物乃PELE之发丝”!




寒风四起,夜幕降临


我们来到观景台,只见火山女神吐焰的狂欢已经上演!作为全世界最活跃的火山口之一,基拉韦厄火山口如陨石坠落般砸下的大坑直径达800米。一团巨大的火焰正在深坑中跳跃燃烧,浓浓的烟雾向天空升腾。我仿佛依稀看到PELE怒火中烧的面庞,听到她任性狂野的呐喊,这是孤独骄傲的PELE倾力打造的魔幻独角戏。事实上这戏码时刻都在上演,只是白天的阳光将其隐藏。



为领略女神的千变万化,第二天我搭乘直升机,以更为刺激的方式俯瞰大岛。透过舷窗,我能够清晰地看到乌黑起伏的大地上狼烟四起,猩红的火光在深坑中闪耀,滚滚岩浆沿着深邃的沟壑肆意流淌,似条条火蛇逶迤游走。与昨夜平视的壮美绚烂不同,从空中俯瞰基拉韦厄火山口,多了些颓败苍凉。



两天来在火山公园的巡游,给了我震撼灵魂的体验,令我对火山女神PELE及吐焰的诸神致以深深的敬畏。他们在毁灭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的同时,又给予我们慷慨的馈赠。在大地与海洋的碰撞融合中,在水与火的洗礼下,万物繁衍,生生不息。毁灭与重生就这样在转瞬间神奇地切换,也许百万年后,一座新的岛屿将会浮出太平洋海面。



奇花异草绽放


游览大岛可依东西两镇分为两线。从火山公园继续向东,沿着海岸线前往希洛镇,冷酷到底的焦黑色火山画风突变,一派碧海蓝天,生机盎然。行驶在希洛镇著名的“四英里景观大道”上,公路两侧热带雨林与蔚蓝海岸线的珠联璧合,令我期待它比四英里更长。我们前往位于Onomea山谷的“夏威夷热带植物园(HawaiiTropical Botanical Garden)”。山谷好似天然温室,提供热带植物所需的温度与湿度。肥沃的黑色火山土壤,滋养着源自世界各地的2500多种奇花异草。



走进保护区,徒步小径在密林中蜿蜒。如果说巨型蕨类植物是这座热带花园的心脏,那么棕榈丛林就是灵魂。高耸参天的亚历山大棕榈树森林有如一座座哥特式大教堂,长长的奶油色的花簇生长在棕榈树叶子下方,它们孕育出的巨大种子会神奇地从绿色变成红色。从南美洲“移民”来此的蝎尾蕉落地生根,开枝散叶。虽然我们遗憾地错过了蝎尾蕉的最佳观赏期(五月到八月),但我仍被眼前那一株株五彩缤纷,光彩夺目的蝎尾状花朵,不,确切地说那不应被称作“花”,而应被称为“苞片”的“叶”(不明显的真花位于苞片内)所吸引,仿佛它们是一只只展翅翱翔的火凤凰。



热带植物花园就好像一个神秘莫测的万花筒,湿度颇大的氤氲空气,更带给我飘飘欲仙之感。安祖花以其翠叶欲滴,佛焰苞片猩红亮丽,肉穗花序镶金嵌玉的风姿,传递出热情奔放的花语。姹紫嫣红的兰花园空气中充斥着金刚鹦鹉的热烈叫声,这些南美洲鸟类的辉煌羽毛使得花园的热带气氛愈发浓烈。在热带雨林正以惊人的速度消失毁损的今天,美丽的“夏威夷热带植物园”正是夏威夷州座右铭的完美注解——“土地之生命永垂不朽”。

 


科纳咖啡飘香



大岛神秘的火山黑土不但是孕育奇花异草的温床,还是种植咖啡的绝佳胜地。在西海岸的科纳镇,在海拔800至2800英尺饱含矿物质且酸度适中、含水量适宜的火山黑泥土壤中,茂密生长着咖啡树。在咖啡豆的生长周期,早晨温暖的热带阳光提供了咖啡树繁殖所需的日晒,而午后上升的云层不仅有效地阻止了阳光的直射,还带来了充足的雨水,让脆弱的咖啡树苗及时地享受到雨水的滋润洗礼。接下来凉爽的月夜,则令果实得以缓慢的速度成熟。于是,造就出了外型丰厚、气质独特的咖啡豆。经人工采摘并以夏威夷古老传统工艺烘焙,化成了芬芳醇香的世界著名饮品——科纳咖啡。



在我们参观的格林威尔咖啡园,讲解员说:“除了肥皂和水之外,我们的咖啡树不会被喷洒任何农药。为保证质量,我们只采摘最棒的咖啡樱桃。喏,就像这样。”她边说边随手摘下一颗咖啡树的果实,我看到那颗小巧而饱满的果实,紫红色的模样真的很像樱桃。“我们常说的咖啡豆,其实是果实里面的种子。通常每颗咖啡樱桃有两个种子,它们就像花生的两个瓣一样,以平坦面相对生长。”



如同精雕细琢的葡萄酒酿造,每一袋科纳咖啡都带有自己独特的品质和性格,每一杯科纳咖啡都仿佛在对咖啡热爱者说出“阿罗哈”。不像南美洲咖啡那般粗犷,不似非洲咖啡那样浓烈,科纳咖啡具兼葡萄酒香与水果香,余味延绵悠长。在大岛旅行,当你面对火山女神口吐烈焰的激情狂欢,当你凝视如火的夕阳沉入赤橙色的海面,当你呼吸溢满花香的清新空气,当你坐在漆黑的沙滩上与爱人相依相偎时,不妨喝上一杯百分百的科纳咖啡。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