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尚德堂丁酉小辑

雅集文化 2018-04-13 06:33:41

尚德堂丁酉小輯


吳瑾,字德瑜,網名仲雍胄胤,書齋號尚德堂,自幼愛好書畫並始終研習之。浙江省文成縣人,上世紀九十年代旅居法國。自2015年起師從董學增先生學習詩詞,閒暇以詩文為正務,但求適性,嚶嚶求友,共樂此道,不亦悅乎。

近體詩


題老家十源千年銀杏

雨虐霜侵若等閒,一身可寄只青山。

唐風宋韻依然在,閱盡紅塵指顧間。


桃花

一番春雨一翻新,崔護臨蹊更可人。

紅杏也憐儂早放,嬌柔腮上粉初勻。


文成峽谷景廓

景廊峽谷探幽姿,萬仞連天巨石奇。

林密潭清魚可數,遊人醉賞意歸遲。


步韻達照方丈《秋聲》

細雨池塘霧色間,階前蕉葉獨清閒。

秋風繾綣人憔悴,夢里鄉關夢里山。


題馬劍虹先生作品《松風雲壑圖》

霜染雲山朔氣沈,獨開荒徑漫登臨。

虯松依舊危崖立,傲對寒天風雪侵。


悼樂清最美女教師陳瑩麗

秋水長天雁去斜,芳魂不散暮成霞。

弦歌響逸東甌土,泣血猶滋桃李花。


丙申冬訪昆明南屏書院

梅花已見數枝開,歡悅相邀酒一杯。

引領風騷詩道永,陽春白雪故人來。


丁酉白露初臨

花都遠納萬山秋,白露初臨起暮愁。

滄海無垠猶可渡,風高浪里一孤舟。


屏上題朱陽九峰冰瀑

混茫天地朔風聲,一夜凝冰皎皎明。

如此家山如此雪,有人萬里憶文成。


丁酉歲杪

寄跡無端遣興何,韶光瞥眼一年過。

愁思暗度鬚眉改,再逐紅塵感慨多。



丁酉春日登慶元百山祖

未至山巔已動容,袷衣染得翠煙濃。

三江源近晴飛雪,百祖雲騰矯躍龍。

日照冷杉書太古,泉穿僻罅漱叮咚。

天梯許我登千級,到此欲尋霞客蹤。


丁酉春日訪慶元大濟進士村

大濟千年文運昌,古村尋訪吊蒼茫。

宅前峰色煙雲厚,檻外溪聲日夜長。

仰慕先人名不朽,傳承祖訓事難忘。

仙宮山麓留遺跡,化作芙蕖繞郭香。


丁酉暮春吳門詩社雅集文成安福寺聆聽達照方丈弘法

祥雲縹緲出禪林,蔭庇群黎述古今。

明示緘言無限意,精詮忍字瞭然心。

力敲頑石山前火,盡漉黃沙浪裡金。

解道紅塵多穢惡,每研佛詣坐更深。


登明王峰馱尖

岧嶢嶂頂比雲齊,直插蒼穹萬仞梯。

眾壑幽深人鮮至,孤峰聳峙鶴常棲。

舉頭長嘆亁坤大,極目還驚日月低。

欲上星宮邀太白,吟詩把盞待鳴雞。


文成百丈漈瀑布

銀河傾瀉大乾開,濺玉騰空去不回。

百丈飛泉添作雨,一聲震耳疾如雷。

神仙禁肅難投唾,木葉矜持得浣埃。

見說塵心須此水,尋龍何必問天台。


謁誠意伯廟

誠意文成高帝封,繞祠依舊翠華穠。

英雄韜略書生氣,錦繡文章處士胸。

籌策千端終得國,江山一統悔從龍。

笑談功業嗟塵事,過客而今仰古松。


丁酉四月廿六日好友朱尚賢先生為余接風洗塵並與巴黎書畫界諸友重聚感吟

湖山契闊水雲青,初夏欣逢杯不停。

異域親朋邀共醉,故鄉新貌約同聽。

人經苦雨知情重,事作多艱由夢醒。

魏晉遺風依舊在,又傳佳話續蘭亭。


丁酉端陽巴黎懷屈原

臨風極目神州遠,蒲劍擎雲艾葉新。

萬里傾杯唯酹楚,孤心誰解是亡秦。

但持蘭蕙招英魄,思濟龍舟向漢津。

閱盡滄桑千載後,君山俯首只斯人。


遊文成飛雲湖雜感

獨步晴嵐翠映眸,山高曉日霧初收。

鳥鳴青谷生禪意,葉落紅塵惹客愁。

憂緒頻縈遊子夢,輕霜漸染少年頭。

東籬菊老應歸去,只嘆勞身不自由。


丁酉金秋竹韻漢詩協會雅集文成參觀梧溪富相國祠

聲華不負播遐荒,使發遼東獨敢當。

力學酬民謀善政,通才對事秉剛腸。

憑心作判焦城憶,致仕留名洛水量。

肅立遺蹤重吊古,詩文滿壁絢吾鄉。



冬日梧溪

落木蕭蕭似剪裁,梅花猶傍嶺頭栽。

舊檐昨夜才聞雨,寒水今晨復聽哀。

一路溪流尋海去,千畦稼穡接雲開。

湖山未泯英華氣,時有蒼鷹照影來。


丁酉初冬參加全球漢詩總會年會潮州采風三章

潮州韓文公祠

祠立韓山鶴與盟,儒宗竹帛共春榮。

藍關雪野黃河道,嶺外梅花國士情。

力輓三唐承李杜,文開兩宋啓明清。

縱然貶入荒蠻地,澤被東南萬古名。


潮州廣濟橋

橫浪梭舟列作橋,經風經雨自前朝。

晴浮嵐氣波光炫,日暖江亭鳥語嬌。

夾岸清暉由水拍,中流遺韻及雲遙。

荒墩苔蘚猶存綠,廿四洲無跡未消。


潮州開元寺

潮州名剎總相關,古寺庭階積蘚斑。

念我客隨雲乍到,逢僧茗坐鶴俱閒。

聖朝冠蓋能擎雨,天際松濤競入山。

南粵禪堂真福地,清愁花掩一時刪。


丁酉歲杪

已慣奔波逐歲除,烏飛又是一年居。

屠龍誰更持高技,覆鹿自當尋野廬。

滄海珠明寒照月,錦囊詩健樂觀魚。

梧桐漸老棲無鳳,忍看庭園落葉疏。


丁酉臘冬巴黎大雪

玉絮紛飛送舊年,蒼茫野色轉闌珊。

一冬閒緒隨雲散,兩處幽懷動暮寒。

屑滿泥塗為世惜,瓊留清白與人看。

縱然景物具零落,依舊新愁下筆難。


牡丹

東君漸老百花殘,洛水逢春相見歡。

趁得神都風信好,迎來國色玉枝姍。

天香無意媚權貴,冷眼曾經對鳳冠。

最是深情能解語,龍門月朗憩吟鞍。


秋蓮

風搖殘蕊淡猶香,雨蓋高擎送夕陽。

照水忽驚秋瑟瑟,披襟或感事茫茫。

吳姬人去空留影,仙子神遊已卸妝。

獨守苦心絲未斷,胚根依舊在寒塘。


詠松

怒展虯枝向九霄,頂風浴雪見清標。

秦皇倚處封侯近,仙鶴棲時入夢遙。

常伴竹梅求質樸,不和桃李競妖嬈。

棟梁信可擎高廈,未許深山寒後凋。


詠梅

東風愁寂更誰知,凌厲冰霜占一枝。

高士興來呼欲出,美人何處訴相思。

春回大地花先艷,雪滿空山雁到遲。

林下風光皆可賞,豈能捻筆賦無詩。


臨江仙 • 旅歐感懷

西行未輓青驄轡,布帆高掛天風。晚楓猶似故鄉紅。異邦秋色,旅逆證徵鴻。  翹首長空尋印跡,近山遠嶼留蹤。百般意緒付杯中。酒酣無限,憑海只朝東。


念奴嬌 • 遠眺阿爾卑斯山懷拿破侖

朔風呼嘯,漫鋪雪、阿爾卑斯山脈。萬仞逶迤,應見證、無數英雄煙跡。玉樹瓊林,銀川素野,不染丹青色 。憑欄遠眺,緒飛如展鵬翼。  道盡今古風流,法蘭西大帝,當年誰敵?鐵馬金戈,揮手際、橫掃全歐疆域。過客匆匆,縱豪情蓋世,一時名赫。雪山依舊,枉留多少追憶。


滿庭芳 • 冬日回國前夕巴黎感賦

夕散綺霞,風低芳草,異國別有風光。旅居愜意,何事苦徜徉?回首時光嘆短,生髀肉,雙鬢微霜。迎春日,一樽且訴,逝水念蒼茫。  徬徨,空悵望,紅塵意倦,歸隱何妨。忘蒼涼世事,淡寫閒章。遙想南田故里,梅花放、滿樹依牆。回鄉去,歸心似箭,喜气自洋洋。


水龍吟 • 思故人

憶中銀漢星羅,攜來三友邀杯樂。繁華歷歷,宮鑾廊柱,霓燈斑駁。光草清風,曦園明月,經年離索。意濃千斟少,拼將一醉,地為席,天為幕。  別去何堪冷落,任萍蹤,江湖漂泊。飛鴻無跡,天涯羈旅,歸期難約。雁字匆匆,魚書杳杳,幽情安托?問何時與子,重游故地,以償前諾。


滿江紅 • 紀念抗日戰爭勝利感賦

百載雲煙 ,倭奴掠,盧溝曉月。烽火起、大江南北,國非河裂!日寇瘋狂施暴虐,乾坤失色遭戕滅。奮群情,灑血鬼神驚,長空徹。  烏雲退,洋虜滅。山河靖,中華屹。怒雲紅旗展,嶺上英烈。勝利毋忘昭勇士,和平謹記防餘孽。看今朝,永固我金甌,千秋悅。

古風


稼穡難

農居依稼穡,四季播其良。春風橫吹綠,欣物庇林篁。新雨抽短麥,草色間蒼茫。燕繞柳欲翥,山對月相望。蕪穢苟不治,歲功未可量。荷鋤向南畝,植杖易莠稂。繡壤苗報深,易疏草漸長。日午未能憩,勤能辨其祥。天地人以氣,蒼生思富強。民力不歸農,家國更何當?昔者夫百畝,力田猶墾荒。貧富有懸殊,何以至小康。富者連阡陌,貧者居無房。躬耕非所嘆,所嘆成本亡。雖雲勢使然,流弊猶可傷。事非憚艱苦,饔飧志所將。素食君子恥,食力焉可忘。


幽篁橫捨生輝光,蕭森風物嵌青蒼。沖天萬竿韌且勁,啜飲凜冽凌風霜。沿溪徑隨新天地,修乾園傍老篔簹。夢由層雲送吳越,雁帶寒雨臨瀟湘。深山挺拔人堪倚,荒苔側臥身不僵。明月皎皎沉思切,碧叢颯颯秋風涼。綠蔭疊翠如青鳳,蠻風搖枝化鳴簧。初生葉葉存瘦弱,細看個個散琳琅。曉與八怪稱第一,六分半體胸中藏。寫來枝葉皆腹稿,興酣信筆向公堂。任風東西南北卷,難得糊塗樂未央。莫教真趣杯盞盡,為有亮節日月長。一生知音唯玉管,烏紗擲去墨余香。畫竹人似過江鯽,板橋竹韻不能忘。


聽花榭雅集序


夫花可嗅者,以其有蘭蕙之馨;而花可聽者,以其有絲竹之音乎?吾曰:花開花謝,因情系之,其聲入耳,乃可聽也。知乎寒消春至之時,鶯飛草長,聽桃花夭艷;南風拂煦之際,麥黃浪湧,聽槐花香來;又如秋色連波,聽菊花孤傲;冬梅橫枝,聽雪花兆瑞。是皆可聽也。


年來幸與群諸師友,聽花於臺榭之下,以詩詞攜手,結聽花情緣,蓋一百單八者,皆四海之文士也。共懷赤子之心,力求風韻之雅。取工部之筆,感時而見花灑淚;嘆樂天之憫,憐婦而對花悲蘆。詩友漫紓心意,所托深遠。雖才有高低,然皆承「詩言志」之宗旨,食萍鳴野,鼓瑟吹笙。撥泠泠七弦,攬颯颯松風;愛古調,相與彈。於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各臻其境界也。


《傳》曰:「直諒多聞,古之益友。夫唯大雅,卓然不群。」以高古追先賢,藻思煉菁華之志,來榭下聽花者,誠毋忘聽風聲雨聲、蕭蕭竹聲,為詩之至境也。詩友共勉之。是為序。


歲在丁酉端陽前夕吳瑾于巴黎尚德堂



竹韻漢詩協會文成雅集序

       

甲午歲,竹韻清幽詩社創始者周君冬興,追慕古賢,效曲水流觴之故事,雅集域中詩友,創竹韻漢詩協會,以勉力傳承國粹,務求白雪之音,揚風扢雅,踵事增華。得山水之清氣,極天地之大觀,而成網絡詩詞之重鎮也。丁酉初冬,竹韻漢詩協會雅集於文成,賞清嘉之山水,發瑰麗之詩文,洵為詩壇之盛事也。


夫文成者,大明元勳劉伯溫之故里也。伯溫謚號文成,後世遂以其謚號為名縣,以懷其立德、立功、立言之三不朽焉。北宋《太平寰宇記》載:「天下七十二福地,南田居其一,萬山深處,忽辟平疇,高曠絕塵,風景如畫,桃源世外,無多讓焉」。此地有銅鈴山巍然而立,林木莽莽,銅鈴峽有億載壺穴,華夏奇觀也;安福寺肇於唐憲宗元和三年,歷千二百餘載,名播東方;宋名相富彥國祠臨梧溪而建,與白牆灰瓦民居為鄰,古意輝映。此乃中華新聞泰斗趙超構之故里;龍麒源金碧灘,金碧皇皇,畲族風令人流連忘返;仙人谷爛柯猶存,月老山紅繩可尋;猴王谷不見猛虎,惟見猢猻稱尊;朱陽九峰奇峰競秀,眾壑爭流,瀑布斜飛,藤蘿倒掛。鷹飛絕壁生谷口,猿啼時月墜山腰。恰似青黛染成千塊玉,碧紗籠罩萬堆煙;飛雲湖、天頂湖煙波浩渺,朝暉夕陰,氣象萬千;尤為絕者,百丈漈瀑布漈高百丈,一瀑三折,冠絕神州。鬱鬱蔥蔥蘊秀氣,清清澈澈潤靈心。


山城之恬雅、藍天之明澈,日落則霓裳、晨曦則雲海、春華則頑艷,冬雪則曼妙,其幻化豈有窮哉!故置身於文成,宛如在仙境也。或行於清溪,或沐於深林,或坐於高崖,或吟於桃源,陶陶然而忘返,渺渺兮逍遙乎其間。所謂天人合一,此之謂也。且縱目山巒疊翠,碧草青青,林莽無涯。春夏柔條滴翠,秋冬紅楓艷道。綠樹參天,青山披彩,雲霧繚繞,山水爭輝。側耳溪澗潺潺,泉水叮咚,鳥鳴啾啾。清泉汨汨於深澗,涓涓於岩石,淙淙於碧潭。蕩蕩漾漾,曲曲彎彎,飄飄渺渺,瀲瀲灧灧。於是因山而氣雄,因水而地靈,且山隔水阻,自成佳處,而另成別樣畲風也;山重水合,漢畲自古相融。若夫溫文如玉則文風鼎盛,弘毅如山則胸懷坦蕩。或躬耕南畝,詩書傳家;或出將入相,經天緯地;或商賈四海,謀利天下。成華僑之鄉之美譽,揚文成之人文之盛名,甚矣哉!


今藉竹韻之清風,抒蘭亭之雅集,相約流觴於山光林影之外,聯句於鳥語花香之間,此興可待,此樂何極!而況詩文因風雅而信美,江山緣勝事而彌妍,此固文章有天成之妙,抑非江山賴雅集之助焉?正如蘇堤之垂柳,西泠之明月,雁蕩之奇峰,文成之高瀑,其風流千古,皆緣雅士椽筆之功哉。願借群賢之雅集,振鐸文成之絕響,廣開勝地之妙韻,而不負山間之清風,溪上之明月也。是為序。


丁酉初冬吳瑾于文成



丁酉暮冬甌海詩詞學會茶山雅集序


歲在丁酉,時維暮冬。節近新元,徑開鴻雪。甌越詩家翩躚而至,歡會於茶山。騷人聯袂,敘風雲之際遇;詩客題襟,攬山水之物華。鄰鄉里而賓主相歡,慶良辰而心聲相印。誠一時之盛事也。


茶山地處大羅山之西麓,古泉川之浜。左臥龍而右飛鳳,控兩溪而帶三河。南北雙峰高聳,內外阡陌相連。或稻田,或桔圃,宛若世外桃源;有異草,有名花,堪稱越東福地。南峰高絕,千岩競秀;北峰險要,萬木參天。泉山嵐湧,維四時之叆叇;潔水流分,漱兩派之潺湲。


茶山之茶,遍植岡壑。尤為絕者 「黃葉早」,乃茗中之佳品也。茶山之水果,品種之繁,為甌越之冠。有溫桔、甌柑、汀嶴梅諸類。其最佳者楊梅也,每入夏,車水馬龍,遊客接踵。


茶山之花木、或蒼松、或翠柏、或丹楓、或綠竹、或老桂、或寒梅。四季揚芬,香氣襲人。山重樓景區,有洞天文化之沈澱;五美園名勝,證歷史軌跡之留存。路轉羅豐古村落,迓老鼠梯之陡;行經龍王寺水庫,覽臥龍潭之奇。竹林深處,石竹生矣;龍脊岩上,山寺在焉。梅花莊賈宅,遍栽梅花;鞍峰嶺墨客,多留題詠。凡此固清靜之場,亦逍遙之地也。


茶山得雲水之靈秀,引人物之風姿。黃宗豫於此埋骨,賈大宥於此避世,吳宗元於此歸隱,李叔同於此駐錫。


徜徉於斯,能弗盡興乎。雅集於斯,深諳其韻味復幾人哉。雖無傳觴之樂,而研習於唐宋之章,誠有五嶽之妙,而聆聽於蟲雀之音,亦紅塵之樂事也。


詩曰:

林木萋萋合遠天,襟開秀水鹿城邊。

龍身石老遺青磴,鳳帔霞輕瀉玉泉。

僧侶擔雲歸晚磬,漁樵帶雨出朝煙。

紅催六月楊梅熟,是處花深飲謫仙。


丁酉臘冬吳瑾謹識

雅集文化

微信号:yajiwenhua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诗词 | 国学 | 传统文化


CREAYOR造物者

微信号:zwzhe2015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设计 | 手作 | 非遗 | 生活 | 文创


园冶

微信号:Yuan____Ye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山川 | 草木 | 古建 | 庭园 | 民居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