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异界奇门风水师·18

言欢堂 2019-07-06 23:28:36

  传说在几千年前,七大洲也曾遭遇灭世洪水,当时七大海一起上涨,洪水滔天,死伤惨重,人类几乎灭绝。后来有大能之士,以须弥芥子之物,尽收海水,方挽救了剩余的人类。各州尊为共神,号称洪荒。

  洪荒之前,亦有人类起源传说,传说最初的人类从一窝混沌蛋里孵出,除了一男一女,其他的蛋都夭折了,有造物之母悉心照顾这一男一女长大,并在他们成年后让他们结合,从此开始繁育人类。

  还有许多传说,虽然与陆惊鸿从小所知不尽相同,但是陆惊鸿发现一点:都很像地球的各种传说,好似仿制版。只不过,这里的人还没有生活在星球上的概念,或许是由于沈家娘子见识太少。作为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乡村女子,能知道这些已经不错了。

  关于这里的修行者,沈家娘子除了知道修者称为道士,天心宫,昊星崖,凡枢阁为三个最出名的修士门派外,再也说不出更多东西。

  陆惊鸿眼见已经无法了解更多,又看天色已经擦黑,只能做罢。这时烟花已经做好晚饭,于是一起吃了晚饭。饭桌上,烟花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在陆惊鸿和沈家娘子身上转来转去,似要看出个端倪来,但沈家娘子只微微呵斥:“好好吃饭,只管瞅做什么!”便吐了吐舌头,埋下头去再也不说话。

  晚上陆惊鸿自在偏房睡了,这原本就是他十年来落脚的地方。待得四下寂静,陆惊鸿把怀里恹恹欲睡的毛团揪了出来。毛团自吃了兔子后就总是犯困,一直窝在陆惊鸿怀里打盹,此时被抓出来,一肚子起床气。被陆惊鸿威胁着不给它找吃的了,方勉强打起精神。

  陆惊鸿问的还是功法的事,“不是说功法给我了吗?就这么一个滴溜溜转着的奇门盘,功法在哪里?”毛团有气无力道:“都说了让你自己领悟……”“那也要告诉我怎么去悟啊?”“眼观鼻,鼻观心,平心静气,其性自明……”说着,又一头扎进陆惊鸿怀里昏睡过去。

  陆惊鸿恨的咬牙切齿,却也拿它没法,只得先自想了一番,首先,自己不可能一直呆在这村子里,还不知道程子平流落何处,如果呆在这里,估计再相遇恐怕又是下一辈子。但是自己也不可能说走就走,第一沈家娘子可能还有危险,不能置之不理,需得解除这个后患,第二,自己还顶着一个傻子的名头,又没技术又没实力,恐怕这样漫无目的走出去,顶多这世界上多一个叫花子,流浪汉,这样如何去找程子平?所以,当务之急恐怕还是先要摸着修炼的门槛,否则只凭着一身蛮力,终究难以走遍天下。万一程子平流落其他州,自己还需有能穿洲渡海的能力或者实力。

  当下先抛开了各种繁杂念头,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于是坐在床上,双足盘起,一如平常打坐般眼观鼻,鼻观心,沉心静气,去观察胸前异空间中的奇门盘。毕竟陆惊鸿已有一年多打坐静心的经验,加上此时流落异界,心中除了程子平,了无牵挂。不一会,便呼吸轻缓,若有若无,倒是迅速进入了静心之境。

  心静之后,陆惊鸿仿佛沉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四周有如星空般寂静,却又处处有暗淡星光闪烁。在一片混沌中,奇门盘正在眼前缓缓转动,中间的太极图内,阴阳鱼也是缓缓流转不息。陆惊鸿悬浮在奇门盘前,仍是双腿盘坐,双目虽闭,眼前的一切却看得清清楚楚。

  心下此时平静无波,只一念萦绕于奇门盘上,却考虑着一个问题:奇门遁甲缘何被称为古三式之一,号称帝王之术,兵家至典,微可预测未来,趋吉避凶,大者可行军布阵,攻伐进退自如,正是因为奇门遁甲的奇门排列,暗合天地运行规律,其中九星分别上应北斗九星,天蓬,天任,天心等九星对应的乃是北斗七星的摇光,天权,天枢等七星以及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左辅右弼两颗暗星。而今自己流落异界,就算这个世界与原本世界诸多类似,然而宇宙之大,若不在一个星域,天空之中连北斗七星也不见,这奇门遁甲之术又如何发挥作用?若说无用,为何随自己穿越异界的却是一个奇门盘?难道其中自有玄机?

  方下把心神尽都着落在奇门盘上,却见九星八门都静止不动,只中心处阴阳鱼流转不息,观察许久,突心里一动:这阴阳鱼流转之间,生生不息,为何却不见阴阳鱼眼?一念动间,突然两道流光从阴阳鱼中飞出,直扑入自己双眼之中,心下一惊,从入静中惊醒过来。

  睁开眼时,四下仍是寂静一片,悄无声息。心下稍安。有心把毛团弄起来问,奈何搓揉半天,毛团仍是四脚朝天,呼呼大睡,恨得牙痒,却也无可奈何,心里烦躁,便推开门想在院中走走,此时正是夜深人静,月色如水。陆惊鸿四下转眼一看,突然发现眼中世界似有不同。

  原本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陆惊鸿就惊奇的发现自己可以看出小烟花面上的气色了,但当时除了人脸的气色,并未注意是否可以看见身上的气色,而且眼中的世界依旧红是红,绿是绿,如今这阴阳鱼入眼之后,再看周围月光下的村庄,竟然发觉树木,河流,房屋上都有如笼罩了一层淡淡薄纱,树木周围有一圈淡淡青气,河中流水上有淡淡白纱,而沉睡的村庄屋顶,各有淡淡的青白色,青黄色,或者白中有红,有黄,有黑,不一而同,远处的矮丘竟然也有各色气体,待到凝目望时,世界又一时恢复了本来颜色。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望气?陆惊鸿由不得心下一喜,这可是以前自己看风水一直追求而不能达到的境界。转念一想,这有有什么用呢?难道这奇门盘是想我做一个风水师?心下暗咐,这倒也是一条路子,毕竟风水师高明处,可以风水助人,也可以风水害人,况且风水师必然需要行走于名山大川,对于自己将来要行走天下,寻找程子平,也是一个极为合适的身份掩护。

  念及此处,心中已有大概构想,方回房自睡了。

  次日醒来,已是天光大亮,坐起身来,却有些发呆,自己该做什么呢?顶着一个傻子的身份,无法去村子里打听情况,难道自己只有被动等待事情发展吗?正在发呆时,门口探进来一个小脑袋,却是烟花,心中一动,若要烟花去打听情况倒是不错,可是自己怎样才能以一个傻子的身份让烟花去帮忙呢?

  正在发呆时,烟花道:“傻哥哥,你醒啦?等我给你打水来洗脸。”一会,端了水进来,熟练的将洗脸毛巾糊到陆惊鸿脸上。陆惊鸿感觉颇不习惯,自己接过毛巾来准备擦洗,却见烟花退后一步,低声说:“傻哥哥,你是清醒了是不是?”

  陆惊鸿一怔,方自醒觉过来,一转眼便对上了烟花的眼睛,四目相对之际,分明眼神清明,哪里会是傻子眼神。有心再掩饰,已觉得多余,于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烟花眼色一喜,低声说道:“昨天哥哥踢坏烟囱,我就有所猜想,后来看娘和你在屋子里呆半天,出来也没说什么,我就想,一定是哥哥醒过来了,但是娘既然不对我说,一定是不能让人知道哥哥醒过来的事。”

  陆惊鸿心叹这孩子真是玲珑剔透,聪敏乖巧,但是心下也有着疑惑,沈家娘子是老道士有交代,方知自己可能清醒,计算时候,那时烟花不过两岁多,大概走路也还蹒跚,又如何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灵智复苏?虽然复苏的已全然不是原来那个人,但是这个大概和外人也是解释不清的,就当自己就是那个注定该复苏的惊鸿吧。

  烟花见陆惊鸿眼中疑惑,低声道:“哥哥为何会复苏,原本我也不知道的。只是在我七八岁时候,娘便时时让我开始照顾哥哥,那时哥哥时常满山乱跑,快得可以撵上赵家的狗,”说到这里,烟花不由掩嘴轻轻一笑,陆惊鸿甚为尴尬,心想这傻子,有事无事撵狗做什么,连自己穿越后查看记忆时还惦记这人家的狗肉,也不知道这傻子难道还会有如野兽般生吃不成?

  烟花继续道:“有一次也是哥哥把人家的狗撵得满地跑,我追也追不上,累的坐在人家墙跟下喘气,狗主人是陈家大叔,也追不上你,在街头跳着脚连声叫骂,娘交代过,只要人不伤你,怎么骂咱都不能出声,我就只有坐在那里,听陈大叔连跳带骂,就听的身后院子里有人说:“哼,人都当他是傻子,却不知这傻子要醒了,血雨腥风扑面来!”


扫描二维码

跳转至起点阅读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