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加拿大落基山游记 (三): 智者乐水

启程扬帆 2020-03-24 07:39:31

落基山游记的第一篇请戳这里: 加拿大落基山游记 (一): 天堂的模样


落基山游记的第二篇请戳这里: 加拿大落基山游记 (二): 仁者乐山



        加拿大落基山区的精华在于它形形色色的水. 这些由冰原和冰川哺育的水, 呈现出河流、瀑布或湖泊的各种形态, 星罗棋布地点缀在高山、峡谷和平原中, 成为了落基山区最让人流连忘返的风景.



河流


        落基山区的四个国家公园, 每个都有一条标志性的河流横穿公园而过. 从古至今, 这些河流都是极其重要的交通干道. 这不仅是因为印第安人通过河流迁徙以及皮毛商人通过河流运送货物, 更是因为河流冲刷出的河谷提供了在山区极为珍贵的平原地带, 于是沿着河流的走向人们才能够修建起公路和铁路, 让我们这些游客能够一睹落基山区的芳容. 不仅如此, 这些河流还提供给了游客打开龙头就能喝的、被当地人称为 "世界上最好的" 饮用水.



阿萨巴斯卡河 (Athabasca River)


        阿萨巴斯卡这个名字来源于某种印第安部落语言, 意为"一片又一片的树林", 确实很恰当地描述了那儿的自然环境. 阿萨巴斯卡河是贾斯珀国家公园 (Jasper National Park) 中的主要河流, 大名鼎鼎的冰原大道 (Icefield Parkway) 的北段就是依这条河流修建. 发源于前一篇游记中提到的阿萨巴斯卡冰川 (Athabasca Glacier), 阿萨巴斯卡河向北穿越了整个贾斯珀国家公园, 然后继续往东北方向前行, 奔腾1231公里后在阿萨巴斯卡三角洲 (Athabasca Delta)处注入阿萨巴斯卡湖 (Athabasca Lake), 并最终汇入北冰洋. 这一连串的阿萨巴斯卡 (还要加上后面将要介绍的阿萨巴斯卡瀑布) 虽然拗口, 却为地理爱好者们完整地勾勒出了一条河流的旅途


阿萨巴斯卡冰川脚下的阿萨巴斯卡河发源地.



踢马河 (Kicking Horse River)


        这个奇怪的名字据说来源于一位探险家在考察这条河流时被自己的马匹踢了一下. (所以其实应该叫"马踢河"?) 踢马河起源于幽鹤国家公园 (Yoho National Park) 中不起眼的瓦普塔湖 (Wapta Lake), 在西南前进的途中接收了公园中的另一条主要河流幽鹤河 (Yoho River), 然后突然转向西北, 最终汇入了北美洲太平洋西北地区 (Paficific Northwestern) 最大的河流哥伦比亚河 (Columbia River). 虽然全长不过大约70公里, 加拿大的经济命脉1号公路和加拿大太平洋铁路 (Canada Pacific Railway) 却都沿河而过. 踢马河最流行的活动无疑就是漂流啦, 2-4级的河段为初次尝试漂流的游客提供了既保证安全又不乏刺激的漂流体验.


GoPro拍摄的踢马河漂流, 画面上方的高架桥就是加拿大1号公路.



朱砂河 (Vermilion River)


        朱砂河是库特尼国家公园 (Kootenay National Park) 中的一条河流, 也是公园主要河流库特尼河 (Kootenay River) 的一条支流. 位于前往公园的必经之路93号公路沿线. 和来自冰川带着冷峻的远古印记的阿萨巴斯卡河和气势磅礴奔流不息的踢马河截然不同, 水势不大的朱砂河静静地流淌着, 淡蓝色水面泛着波光, 竟然有一种温暖的气息.

 

静静流淌的朱砂河.


        朱砂河的名字据说来源于河边的红色岩土. 实际上, 朱砂河附近确实有一个以红色岩土而出名的景点, 那就是彩绘池 (Paint Pots). 印第安人喜欢来到彩绘池, 用这里的颜料装饰自己的身体. 不过这些红色的岩土并不是朱砂 (硫化汞), 而是赭石 (氧化铁和粘土的混合物). 所以说, 学好化学还是有点用的, 比如给河流起名字时不会闹笑话.



弓河 (Bow River)


        弓河是班夫国家公园 (Banff National Park) 中最主要的河流, 1号公路在公园中的部分以及弓谷大道 (Bow Valley Parkway) 都是沿着弓河修建的. 发源于弓冰川 (Bow Glacier) 和弓湖 (Bow Lake), 弓河不仅流经了班夫国家公园中的两个重要旅游小镇露易丝湖镇 (Lake Louise) 和班夫镇, 还一路向东, 灌溉和哺育了加拿大中部最重要的城市卡尔加里. 一百多年以来, 从提供农业和工业用水到被重点保护成为班夫国家公园的重要地标, 弓河的历史也是人类慢慢学习如何与自然相处的历史.


班夫镇附近的弓河. 



瀑布


        毫无疑问, 瀑布是许多游客最钟爱的景观, 无论是 "疑是银河落九天" 的壮阔, 还是 "隐约珠帘挂苍石" 的婉约, 都别有一番韵味. 在加拿大落基山区, 大大小小的瀑布数不胜数, 不过说到有特色的, 还要数以下几个. 



阿萨巴斯卡瀑布 (Athabasca Falls)


        又见到阿萨巴斯卡了. 不用多说, 阿萨巴斯卡瀑布一定是位于阿萨巴斯卡河之上. 高约23米, 宽约18米, 阿萨巴斯卡瀑布从体量上并不出众. 然而, 它却拥有与其体量极不相称的水量. 阿萨巴斯卡河携带着冰川的洪荒之力来到这里, 疯狂冲刷着河床上层较硬的石英岩、收获不大后又转而攻击河床下层较软的石灰岩, 终于在岩石落差处切割出了峡谷 (gorge) 和壶洞 (pothole), 也使得瀑布本身显得错落有致. 站在瀑布近处, 感受着巨大的声响和飞溅的水花从一个小小的瀑布中迸发出来, 真是有一种慑人心魄的魔力.


晨曦下的阿萨巴斯卡瀑布, 初夏时节正是其水量旺盛之时. 



塔卡考瀑布 (Takakkaw Falls)


        塔卡考瀑布是幽鹤国家公园里最著名的景观之一, 也是整个拿大落差最大的瀑布之一. 整个瀑布分为4段, 总落差达到384米, 6倍于尼亚加拉大瀑布, 无怪乎在印第安部落语言中, 塔卡考一词就是"壮观"的意思. 与许多高山瀑布 (比如著名的优胜美地瀑布) 不同的是, 塔卡考瀑布的水不是来自于每年冬天的降雪, 而是来自于冰原和冰川. 取之不尽的水源确保了塔卡考瀑布终年都保持着极大的水量, 游客们也得以随时都能在未见到其本尊之前就通过隆隆的水声感受到它雷霆万钧的力量.


塔卡考瀑布的第三段和第四段.



天然桥 (Natural Bridge)


        严格说来, 天然桥算是一个"曾经的瀑布". 幽鹤国家公园中的踢马河行至这里的岩石落差处便形成了瀑布. 如同阿萨巴斯卡瀑布一样, 河流在岩石落差处不断冲刷着河床底部的石灰岩, 所不同的是, 经年累月的侵蚀作用使得河流生生在河床底部凿开了另一条通道, 最终所有的水流都转而经过这条新河道进入下游, 导致了瀑布的消失, 并形成了天然桥的地质奇观. 虽然瀑布已经不复存在, 但它所留下的杰作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自然的伟力.


人工桥的影子投射在天然桥之上.



湖泊


        最好的当然要留到最后. 如果说加拿大落基山是皇冠上的明珠, 那落基山间的湖泊无疑就是明珠中最最闪亮的那一颗. 落基山区最让人流连忘返的景致和最广泛流传于世的照片中, 无处不是这些湖泊的风光. 甚至于几年前那张风靡网络的 "松鼠抢镜" 照片, 也是在班夫国家公园中的明尼万卡湖 (Lake Minnewanka) 边拍摄的.

让人忍俊不禁的 "自拍".



玛琳湖 (Maligne Lake)


        玛琳湖是贾斯珀国家公园中最大的湖泊. 它坐落于玛琳山谷 (Maligne Valley) 之中, 长约22公里, 最宽处却仅有约1公里, 如此狭长的形状暗示了这个湖泊形成的过程. 曾经这里是一条由南向北的冰川. 冰川的作用塑造了玛琳山谷, 并在它的最北端沉积了大量前堆石 (terminal morains) 堵塞了山谷的出口. 冰川期结束冰川消退的过程中, 这些山谷北端的前堆石如同一座大坝, 阻挡了冰雪融水的流出, 从而导致了玛琳湖的诞生. 更加有趣的是, 玛琳河 (Maligne River) 从玛琳湖的西北岸流入湖泊, 最后越过了前堆石组成的大坝继续一路向北, 经过药湖 (Medicine Lake) 后突然从地面上消失并完全转入地下, 等人们再次见到玛琳河的尊容时它已经是我们在上一篇游记中提到过的玛琳峡谷 (Maligne Canyon) 的一部分了. 数十年以来科学家对玛琳河的地下系统开展了一系列研究, 最终发现玛琳河的地下部分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地下河系统之一.


前堆石 (terminal moraines) 形成的 "水坝" 在冰消 (deglaciation) 过程中挡住水流, 帮助形成了玛琳湖. (图片来源: down2earthscience.com)


游船甲板提供了欣赏山谷中的玛琳湖的最好角度.


        玛琳湖是整个加拿大落基山的地标之一, 这主要得益于上世纪60年代柯达公司为了宣传自己的彩色胶卷而展开的一系列营销活动. 柯达公司派出的一位摄影师Peter Gales来到贾斯珀国家公园, 拍摄了玛琳湖上的一个小岛精灵岛 (Spirit Island) 的照片. 这张照片和其它一些照片一起作为柯达公司Colorama营销活动的一部分, 在纽约中央火车站展出超过40年, 为加拿大落基山区带来的极大的名声. 时至今日, 游客们仍然趋之若鹜地乘坐玛琳湖游船, 只为了追寻当年摄影师的足迹, 留下属于自己的珍贵瞬间.


柯达摄影师Peter Gales当年拍摄的精灵岛照片.


业余摄影师镜头里的精灵岛.



佩托湖 (Peyto Lake)


        佩托湖有多漂亮呢? 国家地理杂志在介绍美国的北极之门国家公园 (Gates of the Arctic National Park) 时, 竟然配了一张佩托湖的图片. 从这个小插曲里, 也许你就知道答案了.

        佩托湖的美是有科学解释的. 落基山区最著名的几个湖泊几乎都是冰川湖, 也就是说它们的湖水来自于远古的或现在仍存在着的冰川. 冰川在迁移过程中与岩石摩擦, 逐渐从岩石表面打磨出许多 "岩粉" (rock flour), 这些岩粉颗粒非常细小, 因而可以轻易悬浮在湖水中, 使湖水呈现牛奶的外观. 再加之不同颗粒大小的岩粉对太阳光有不同程度的散射作用, 使得牛奶状的湖水进一步呈现出梦幻的蓝色或者绿色. (这和天空呈蓝色的原理是一样的.) 佩托湖的幸运之处在于两点, 其一, 它就位于给它提供水源的佩托冰川 (Peyto Glacier) 脚下, 因而每年入夏时节冰雪融水会携带大量岩粉直接进入佩托湖; 其二, 它的面积和体量都不大 (湖面最长处也只有2.8公里), 所以湖水中岩粉密度很高, 增强了光学效果. 难怪有位朋友曾对我说, 看过了加拿大落基山区形形色色的湖泊, 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不是名气更大的翡翠湖、露易丝湖或是梦莲湖, 而恰恰是这个不怎么起眼的佩托湖.

 

佩托湖另一个受欢迎的原因就是它的形状像一个小动物的爪子, 看上去萌萌哒.



弓湖 (Bow Lake)


        上承弓冰川 (Bow Glacier), 下接弓河 (Bow River), 弓湖是一个非常美丽但也许并不惊艳的冰川湖. 我把它记录下来, 是因为它见证了我在旅行中的又一个想留住的瞬间. 偶尔在旅行中会有这样的时刻, 让我会对自己说 "让时间凝固在这里" 吧, 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在那个时刻见到了最美的风景, 而是因为自己在那个时刻感受到了内心和大自然的契合. 并不是每次旅行都会有这种体验, 但足够幸运的是, 当我站在弓湖的岸边, 我突然拥有了那样的一个心动瞬间. 


见证了内心美好瞬间的弓湖. 画面右上角就是弓湖的水源地弓冰川.



翡翠湖 (Emerald Lake)


        翡翠湖是幽鹤国家公园61个湖泊中最大的一个, 也是整个公园中最著名的景观. 无论是夏季泛舟湖上还是冬季滑雪穿越, 又无论是绕着湖边徒步还是坐在湖边小憩, 这里总是一派游人如织的景象. 印第安人之外第一个见到翡翠湖的是一位名叫Tom Wilson的加拿大向导, 他在1882年找寻自己丢失的马匹时偶然发现了这个地方. 叹服于如宝石般绚丽夺目的湖水, 这位向导立刻把这个湖泊命名为 "翡翠湖", 这个名字也沿用至今. 游览翡翠湖有两个小贴士, 首先是一定要查好天气预报, 确保在晴天时前往, 这样才能保证欣赏到翡翠色的湖面, 第二是尽量赶在其他游客 (尤其是旅行团) 到达前抵达, 不然停车问题会让人非常头痛. 另外, 翡翠湖周围在晨昏时分似乎有不少动物出没, 我就差点撞到一头冲到公路上的小鹿...


翡翠湖和湖边的树林以及远处的雪山交相辉映.



露易丝湖 (Lake Louise)


        如果非要给加拿大落基山区选出一个地标, 那无疑只能是路露易丝湖了. 这个湖泊有几个不同的名字. 印第安人称它为"小鱼湖" (Lake of the Little Fishes), 因为湖水常年低温, 湖中生活的鱼类尺寸都很小; 刚才提到的那位加拿大向导Tim Wilson把这里命名为"翡翠湖" (对, 你没有看错, 这位老哥的词汇量就是这么贫乏). 而最后, 加拿大人把这个湖泊献给了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第四个女儿、时任加拿大总督的阿盖尔公爵 (9th Duke of Argyll) 的妻子露易丝·卡罗琳·艾伯塔公主 (Princess Louise Caroline Alberta), 因此最后定名为"露易丝湖". 露易丝公主这位总督夫人看来颇受加拿大人民喜爱, 因为他们用露易丝命名了湖泊, 还用艾伯塔命名了落基山区所坐落的这个加拿大省份.

        这个用公主名字命名的湖泊, 更因为其湖边建起了豪华酒店 (我们在第一篇游记中曾介绍过) 而更加富有贵族气息. 也许正是这种贵族气息让露易丝湖成为了落基山去的地标. 这里的风景当然也是很不错的, 群山环绕中的冰川湖呈现出透出幽蓝的奶白色. 遗憾的是, 这里的游客实在太密集, 因此想要好好欣赏露易丝湖的风景, 必须得迈开自己的双腿了.


露易丝湖和它背后的U形山谷 (U-shaped valley). 非常显然, 露易丝湖和玛琳湖一样, 也是冰川运动的杰作.



梦莲湖 (Moraine Lake)


晨曦中的梦莲湖畔.


        游记写到最后, 竟然有一种和离开班夫前、旅途行将结束时一样的依依不舍的感觉. 幸好留在游记最后的, 是最美的风景. 梦莲湖, 一个如此诗意的名字,  代表着蓝色的湖水、绿色的森林、白色的冰雪和黛色的山峰所共同编织出的彩色的梦. 从见到梦莲湖的第一眼起, 我就从未掩饰过对它的偏爱, 你看这三篇游记的题图, 可全是它的身影呢. 其实不光是我, 加拿大人民也对他钟爱有加, 1969到1979年间发行的20加元背面就是梦莲湖的倩影.


1969到1979年间发行的20加元.


        见到梦莲湖后我常常思索, 同样是冰川湖、森林和雪山, 为什么梦莲湖会比其它地方更美丽动人呢? 后来我慢慢发现, 梦莲湖的美, 在于它精致的平衡. 湖面既不太开阔以至于游客无法将它尽收眼底、又不太狭窄以至于失去了冰川湖应有的气势, 雪山既不太高峻以至于喧宾夺主 、又不太低矮以至于失去了存在感. 湖泊的界限划出优美的曲线, 山谷远处的十座山峰也以和谐的角度分隔着天空. 总之, 从布景到色彩, 梦莲湖的一切似乎都在大自然的精妙安排下完美遵循着黄金法则. 对于游客而言, 只需要站到冰川遗留下来的前堆石筑成的"大坝"之上, 就可以眺望十峰山谷 (Valley of Ten Peaks), 欣赏到这幅大自然最完美的作品了.


梦莲湖的蓝色和其它的冰川湖也不一样, 这也是它另一个独特的地方吧.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写到这里, 加拿大落基山的游记也该画上句号了. 我曾经见过许多大自然的美景, 也会经常说 "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但是对于梦莲湖和整个加拿大落基山区, 我想我不需要这样说, 因为在内心中, 我从来不曾离开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