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

年味淡了?

韩晓露 2019-06-11 23:34:08


 

                            

不知道是年纪长了的缘故还是时代变了的缘故,好多人在说,这年的味道是越来越淡了……我倒是不以为然。

  说年味淡的,是有理由的,因为早几年,年里还能放几串鞭炮,放两株烟花,热闹热闹。这几年,因了环保的缘故,城里放烟花和爆竹是被禁了的。早几年,大年三十一大家子还聚在电视机前面,守个夜,熬个通宵,看春晚,听李谷一唱《难忘今宵》后,再倦倦地躲进厚被窝里,睡到年初一的中午再去登高爬山。这几年,春节晚会的吸引力明显不如前几年了,大多看几眼就去玩其他的了,大年初一登高的习俗也荒了好几年了。每年年初一各忙各的。 很少有人会在家过年,守夜。杭州年轻一代,喜欢带着全家去海外过年,比如去马尔代夫、澳大利亚……在热带的海洋里泡泡,尝尝太平洋海鲜的滋味,赏赏异域风情……也有一部分去乡下,住各种艺术味浓郁的民宿,看满大街挂着的咸猪脸,掂着一瓷瓶好看的黄酒回家……去街边买几个炮仗、烟花,等夜黑了,像小孩子那样,或者和小孩子一起,放鞭炮、烟花,拍掌、欢笑、跳跃……努力恢复早几年过年的样子……但这般努力也不成气候,往年年三十烟花爆竹声响彻云霄的样子,如今是见不到了,即便是在乡下,也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两声炮响,一两株烟花闪电似地亮一下夜空……这年是不以此为热闹了!

   旧年里,年货是堆成山的,阳台的钩子上、露台上、天井里是挂满各种酱肉、卤肉、腌肉、腊鱼的

……。如今也有,但大多是一些包装精美的半成品,拿来放冰箱里即是了,什么楼外楼的冬坡肉了,知味观的卤鸭了……吃的时候,把真空包装袋撕了,放蒸锅上一蒸就行。南方就连乡下都很少见人打着赤膊,哼哧哼哧地围着一口缸搡年糕。北方人倒是依旧保留着包饺子的习俗,只是饺子的数量明显比以前少了。北方人一到南方,竟然也随着南方人的习俗,买上一大包速冻饺子,年三十的时候,放锅里煮熟了,再配上什么卤鸭、酱肉之类的半成品,这也叫过年了。这速成品的时代,什么都速成了,连年货、大年三十的守夜也带着高速度。

     年味是淡了,但不代表日子没有以前幸福了。吃的地位明显比以前落了。但文化生活的味儿倒比以前更浓郁,精神生活的情调也比以往更讲究了。杭州的年里,书法家进各大社区,在大红宣纸上为百姓写“福”字、写春联……今年过年我在上海就见张爱玲的旧居楼下的咖啡馆书屋里,各种时髦的白领女子,当然还有少量的时髦先生,叫一杯咖啡,一碟精致的蛋糕,一边聊天,一边翻书,买书。墙上挂着的张爱玲油画像,一墙之隔的顶楼,张爱玲的故居是他们在此相聚的理由。就连上海豫园城隍庙门口的九曲桥灯会上,也是唐诗、宋词、诗经的聚会……再远一点的北京,一年一度的中国诗歌春晚比往年更热闹,它在全国的分会场,像一朵牡丹般盛开在中国大地上。微信群里写诗的,爱文学的越来越多。KINDLE(电子图书)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就连我那本不怎么出色的散文集《人间有味》,年三十那天,百度网上显示,一年来电子书的免费收藏率居然超过了一个亿!

     就过年一事来看,国人的年过得是越来越有书卷气。越来越不想聚在一起轧热闹了,但是文学艺术的魅力却越来越盛。这当然是我这类以文字为生的人的幸事。这又何尝不是更多的人,乃至整整一代人的幸事呢?

     想起张爱玲说过的一句话:宁愿住在公寓房的最高层,不愿去乡下住一幢老宅。因为在公寓房的最高层,就连赤膊换衣服都没人会管,在乡下,即便拎着一串腊肉回家,都会被议论半天。

     现在连过年都是这样的氛围,乡下人的过年都被艺术情调的民宿和日子过得越来越讲究的城里人给占满了……是否,张爱玲这般的文人越来越多了?或者更准确地说,文化人越来越多了呢?

     这对历史来讲,显然是添了翰墨飘香的一笔了!

韩晓露:杭州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世界诗人大会终身会员。散文家、诗人、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出版散文集《人间有味》(2015年)

、《心生愉悦》(2013年),《雅活》(2016年),《这个世界很有趣》(2017)。其中《人间有味》和《心生愉悦》被录入腾讯畅销书榜和百度畅销书榜。《雅活》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被列入名家名作系列,并在北美、香港和全国书市上市。《这个世界很有趣》获长河文丛第二届散文奖。有散文作品《桃花岛探奇》被录入中学生八年级课外阅读教材。有散文作品获奖。有散文作品被《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后被海内外刊物转载。有散文作品多次被《解放日报》朝花栏目刊载。有散文作品被《汶莱文艺报》、《日本新华侨报》、《西贡解放日报》、《荷华日报》(荷兰)等海外媒体刊载。与人合著《茅以升传》(第一作者)获浙江树人出版物奖,浙江优秀科普作品奖。有诗作入选《37届世界诗人大会会刊》、《2016 年中国诗选(汉英)》。有诗作被翻译成俄文、英文、蒙语在欧洲、俄罗斯、蒙古国和东南亚传播。参加第36届、37届世界诗人大会,第7届、第8届邦咯岛国际诗会。曾在布拉格、柏林、挪威、丹麦、瑞典、俄罗斯、外蒙古、新加坡、文莱、越南、马来西亚、槟城等地作国际诗歌交流活动。


Copyright © 海外跟团游费用虚拟社区@2017